公告版位
本站內創作評論文章,非經本人同意,請勿任意轉載或修改。

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了車後問題來了。車票上沒有指定座位,只寫著「列車員會指示你的位子」。不會跟飛機一樣買了劃位票卻成了所謂的自由席吧?原本很多不買車票的乘客會用少於車票票面價的金額賄賂列車員無票上車(進月台應該也是比照辦理)。當買票的乘客上車沒位子時,列車員就會趕走沒買票的人。但因為他們已經收了「賄款」,總會盡量安排座位:在空地上搭架活動椅子放軟墊、或讓出自己的休息室讓人進去坐等等。這還真是一種特殊的火車文化,又是在失序中產生秩序、一種無規則的規則。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本行程中沒有任何搭乘火車的安排,但半自助就是有這樣的彈性,在有心人拼命鼓吹、願意自掏腰包買個體驗的情況下,導遊東喬西喬和司機先生商量,把從Samarkand(撒爾馬罕)拉車回Tashkent(塔什干)的安排改成坐火車。

「搭火車」,用想的不是件難事,不就是買票、上車、坐車、下車嗎?但事實卻沒想得容易。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朋友知道我要去烏茲別克,都問「怎麼去?」大部分人知道它在哪,卻不知怎麼把台北和Tashkent(塔什干)畫上連線。其實航程並不複雜,我們先到曼谷,再轉乘烏茲別克航空直接到Tashkent,兩段飛航時間加起來才八、九小時左右。

圖Tashkent和烏茲別克位居區域樞紐之便,烏茲別克航空似乎主導中亞跨國航線。對於烏茲別克航空,我沒什麼太高的期待。反正旅行越有隨遇而安的心情就越不會失望抓狂。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來到了Samarkand(撒爾馬罕),參觀行程之一也有Bibi-Khanym Mosque隔壁的市場,這號稱中亞地區最古老的市場之一。

不像在Tashkent逛市場時大部分是開眼界,這次我們有著蠻明確的購物目標,因為離開Samarkand回到Tashkent後,就沒時間再買烏茲別克的土產和紀念品。嘴裡雖然說看情況,但有點勢在必得的心態。

入口處就有一攤攤賣羊毛和絲製圍巾的商店,這是我們設定的購物目標之一,所以馬上詢價。但台灣來的女人在價錢上絕不妥協,演技也都一流,心裡就算愛得很也都可以假裝可有可無的樣子放下就走。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中亞旅行並不打算大肆採購,最有名的手工地毯、陶器等東西不方便攜帶,家裡也沒地方放,所以逛逛居多,以實用性的紀念品為主要考慮方向。

光是逛,卻也有機會看看中亞商業生活與購物活動中的不同面貌。

標準東方味:烏茲別克chorsu (bazzar/市場)

許多旅遊人士都同意,要體驗當地人庶民的一面就是到市場/市集走上一趟。到了烏茲別克也不例外,逛市場通常都明文寫在旅遊行程中。更何況它的市場可是大有看頭,我們從天方夜譚或什麼絲路尋奇的旅遊影片中總產生一種忙碌市集畫面的幻想。在西方人眼中這些市場格外有「東方味」(oriental),這些東方味由豐富的商品種類、色彩鮮豔的蔬果乾貨香料和往來客人與店家的討價還價組成。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野草
流浪舞蹈劇場創團首演
5/3 19:30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看野草的當下,我很清醒;看完野草,我還是很清醒,很多思緒湧現,大的小的,社會公眾的,個人私密的,過去的,現況的,未來的。

最直接的感想:有「野草」的感覺,但monotonous,單調。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高潮結束,修養不足,疲態盡出?

在Samarkand我們還參觀了許多其他景點如Afrasiab Museum、Memorial Complex of Imam al Bukhari、Ruhabad Mausoleum等等,但就不再詳述。

旅程走到Samarkand大約過了一半,同行的大人已露疲態:再怎樣的宏偉壯觀的Mausoleum、Mosque、Madrassah對他們來說都長得一模一樣;再怎樣奪目精彩的馬賽克、majolica或格棱窗也都差不多;波斯風、突厥風、伊斯蘭風,特色是什麼,差別是什麼,已經不重要;聽著那些不斷被重複的人名故事,好像也無所謂了。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Ulugbek Observatory:帝王的天文大計

Ulugbek是帖木兒王朝除了建國者帖木兒外最出名的汗王,他是帖木兒的孫子,以一個「全人」帝王定位。或許他在人類文明史上更知名的是天文學家的身份,他在1420年代建造的天文台也成了Samarkand指標性的景點。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hahi-Zinda Complex:信仰永存活國王

在Afrasiab東南側山坡上有一整片陵墓群,建於九世紀到十五世紀不等,多數建於十四、五世紀,充分展現當時裝飾藝術的特色。

Shahi Zinda陵墓群入口處的大門是最晚建造的 (1434年),在入口處的一個雙圓頂的陵墓,據說屬於Ulugbek的奶媽。最具傳說色彩的就是從這通往上層開放式長廊的階梯。傳說這階梯的數量只有真正信篤真誠的人才算得正確 (我現在忘記之前算了有幾階)。走廊的兩邊都是帶有圓頂的墓窖,埋葬著帖木兒的近親、親信、好友,包括他的女眷和姊妹們。其中較特別的是帖木兒妹妹Shirin-bek-aga的陵墓,使用合成染料所製成的馬賽克,寶石藍的顏色十分少見。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ibi-Khanym Mosque:美麗所以危險

Bibi-Khanym Mosque是以帖木兒的大老婆 (Senior Wife) Bibi-Khanym來命名。當帖木兒從印度的征戰班師回朝時,他決定要建造一個雄偉的清真寺,作為首都Samarkand的大清真寺。帖木兒帝國各地最好的建築師、藝術家和工匠都被帶到Samarkand來參與這項大工程,帝國境內生產的寶石原料、甚至印度的大象都被用在工事當中。工程歷時五年(1399-1404),整個清真寺外牆長167公尺、寬109公尺,主建築的圓頂高達40公尺,大門高度35公尺,叫拜塔高50公尺。

但這樣一個壯觀的清真寺卻沒有完全完工,因為當時帖木兒又即將出征,且打算另起一座更大的清真寺,結果Bibi-Khanym Mosque就慢慢減少使用,甚至變為廢墟。後世有不少說法:有人說因為建築本身過於巨大,磚砌設計無法承載重量,所以建築物一年年剝落;有人說清真寺蓋得太快,不夠穩固;有人說因為清真寺是以帝國征戰屠殺下的掠奪品和人質建造,所以遭到詛咒。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egistan ensemble:沙土上的廣場

Registan意思是「沙土上的廣場」,這塊廣場在十四世紀就是古Samarkand的市中心,六條大街在此交會。在帖木兒的時代,Registan是市集、商店街中心與工藝中心;到了Ulugbek的時代,他在此建造清真寺與宗教學校,把它轉變成宗教中心。

在廣場的三邊有三座顯眼而美麗的建築。他們的歷史雖有好幾百年,但今天看到的外形和裝飾都是最近幾十年才重新修復的成果。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帖木兒王朝建築藝術的瑰寶

*Gur-Emir Mausoleum:帝王之墓

Samarkand因帖木兒在歷史上發光發熱,至今都受到詩人與旅人的讚嘆。當帖木兒建立疆域遼闊的帝國時,他意使Samarkand成為輝煌帝國的象徵,在首都進行大規模的建築計劃,他帶進許多被征服國家的工匠來重建他的新首都。這些新建築大多有著巨大的大門、高聳的藍色圓頂和精緻的majolica,形成所謂的中亞帝國風格(Central Asian imperial style)。

帖木兒在他出征中國前去世,葬在Gur Emir Mausoleum。這個陵墓本來是帖木兒為他最疼愛、預見為接班人、但英年早逝的孫子Muhammad-sultan所建。Gur Emir的意思就是「帝王之墓」,在這除了埋葬帖木兒祖孫三代之外,他的心靈導師也長眠於此。

在這個建築群中原本還包括教拜堂、叫拜塔,但都未被保留下來。1996年Samarkand慶祝帖木兒660歲生日時進行一次浩大的重建工程,保留原來的設計,重新恢復陵墓的宏偉。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絲路上的珍珠寶石

撒爾馬罕(Samarkand)是烏茲別克第二大城,人口達四十多萬。Samarkand是與羅馬、雅典、巴比倫同等古老、有超過兩千五百年歷史的城市。它豐富的文化地景深深吸引學者遊客前來:亞歷山大東征來到Samarkand時說,「我聽說這個城市很美,但想不到它是如此美麗而雄偉。」古代阿拉伯手稿記載Samarkand是「東方的寶石」(Gem of the East);許多詩人說它是「東方的羅馬」、「東方伊斯蘭世界的珍珠」;歐洲人說它是科學家之國。

Samarkand最著名的還是「大絲路大城與文化的十字路口」的歷史文化地位。古城區的建築和城市景觀不但展現許多古老文明的遺跡,也是伊斯蘭文化創意的傑作與學術中心。城市中的主要遺跡如Bibi Khanum Mosque和Registan Square,在整個西起地中海、南到印度的區域中,扮演種子的角色,為伊斯蘭建築發展的典範和散播的源頭。除了文化面的意義與重要性,它見證中亞十三世紀至今政治史演進。在2001年Samarkand適逢建城2750年紀念,它的舊城區正式列名世界遺產。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烏茲別克民俗歌舞:看不懂門道看熱鬧

舞蹈是烏茲別克文化中一直存在的重要元素,舞者與樂師的形象出現在幾千年前的壁畫、浮雕、泥塑的雕刻或物件中,反映當時樂舞在宗教、神話與俗世生活的重要性。

阿拉伯勢力進入中亞後,伊斯蘭教影響舞蹈發展,男女生活圈有所隔離,女人只能在女人聚集的場合場所跳舞,公開的表演由男扮女裝進行。之後宗教規定因地因時容許彈性,舞蹈表演回到以女性為主的活動。

對烏茲別克人來說,人人都可以跳舞,時時都可以跳舞。任何慶典場合,一敲起鼓來,男男女女都可以手舞足蹈,開心而投入。也有所謂的「古典民俗舞」,以專業的舞台表演形式呈現。若以這種專業舞蹈來看,它和烏茲別克大部分的文化內容一樣,有著多元基因。你會看到中東、印度、新疆歌舞的綜合體,沙漠遊牧民族的豪情和生活事件的投射。舞蹈的主題通常和自然與生活有關,取水、耕作、紡織、打仗,男女相遇或讚嘆山河之美。舞蹈的表演可能為了特定的場合,如節慶祭典,但大多時候單純為了娛樂。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幻覺與欲望,所盼與不可盼

童話是封建虛幻的,舞台只是一種仿真,但欲望卻是真實的。

是什麼欲望呢?變美、變高貴?愛情與幸福?跳脫框架、找尋自我?

這是Maguy Marin想表達的,還是觀眾看完想去思考的?

關於Maguy Marin的灰姑娘,我認為在不預期要看「芭蕾」或「現代芭蕾」的前提下,它是值得一看的現代舞蹈作品。二十年前的創意思維和手法,即使在今天,我仍可欣賞這樣的新和驚,這樣的自由和趣味,引導觀眾釋放情感、跳脫框架,重新思考「現代芭蕾」的觀點。但如果期待看到「芭蕾」或Kylian那類的「現代芭蕾」,則一定難掩失望,帶著迷疑出劇院。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反動「芭蕾」

看芭蕾時,我想觀眾(包括我自己在內)是很視覺的,期待看到台上身材容貌姣好的俊男美女,身材容貌和舞台魅力也確實是芭蕾世界中汰換的法則之一。或許Marin對此有所反動,她讓舞者穿上皮膚裝改變身型,她讓舞者戴上面具頭套,看不見原本的容貌和真正的表情,帶觀眾去看故事「演出」和角色的「重現」。只不過在演出結束後觀眾仍回到「看美」的習慣,舞者謝幕時拿下面具,還是聽到附近的女性觀眾評論王子「好帥」。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里昂歌劇院芭蕾舞團 (Ballet de l’Opera de Lyon)
灰姑娘(Cendrillon)
2008/3/29 7:30pm 國家戲劇院


2008兩廳院舞蹈春天系列節目安排一連串當代編舞家與表演者的作品,其中之一是法國里昂歌劇院芭蕾舞團帶來的現代芭蕾舞劇灰姑娘。

法國里昂歌劇院芭蕾舞團雖是三百多年歷史的老舞團,但演出舞碼卻不傳統,將紮實的芭蕾訓練與其他演出形式結合,勇於嘗試實驗新作品,是現代芭蕾領域的佼佼者。現任舞團藝術總監在訪談中曾說,在舞團reportoire中,William Forsythe的作品算是最「古典」的舞碼。這次來台灣演出的灰姑娘,是Maguy Marin在1985年的作品,已被稱為「歷演不衰的經典」。

老實說我掙扎許久都不敢買票,一來對於「現代芭蕾」喜愛度普普,二來對於舞團和編舞者不太了解,三來覺得戴著面具的米其林娃娃跳起舞來有點「驚悚」,不知會搞出什麼花樣。最後還是看在「芭蕾」的份上,且覺得自己該敞開心胸去嘗試不同的東西,買票進了戲院。

在不抱任何預期,也沒做任何功課的情況下欣賞表演,感想是:舞作讓人留下深刻印象,但觀眾品質使得看舞的情緒大壞。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