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內創作評論文章,非經本人同意,請勿任意轉載或修改。

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erenade, Balanchine]

在今天所謂的無情節舞蹈出現前,古典的劇情芭蕾就存在一種純舞蹈的形式,在劇情的主要段落中安排這種具備特殊效果的片段,由成群穿著一模一樣白色紗裙的女舞者為表演的主體,因此將這類的純舞蹈形式取名為白色芭蕾 (ballet blanc)。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誰是接班人

雖然Petipa本身有他過人的編舞能力,要準備份量龐大的演出舞碼,仍需要助理協助。在Petipa眾多的編舞助理中,Lev Ivanov是最神秘有天分的,他有時負責編導幾景,但功勞總掛在Petipa頭上,他一直無法走出Petipa的陰影。但世人仍可從他參與的Nutcracker和Swan Lake肯定他的才華。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面對如此大量的舞蹈需求,Petipa確實有他編舞的方法。他常留些編舞的「存貨」,當作品需要拉長時,不管主題為何他都可以把這些「存貨」插進去。因此許多觀眾常感到疑惑,為何會在不同的舞碼中看到相同的獨舞,或者總在不同演出中看見似曾相識的舞步。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 Petipa Way

要欣賞Petipa的天賦,就得接受他結構芭蕾的方式。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西歐的俄國芭蕾

對於俄國來說,芭蕾是個舶來品,在第一次西化的時期有許多外國芭蕾大師受邀到俄國,其中知名的是法國人Jean Baptiste Landé,他在1738年成立聖彼得堡芭蕾學校,1766年凱撒琳二世成立Directorate of the Imperial Theatres,舞蹈正式獲得官方贊助。

影響十九世紀俄國芭蕾發展的還是外國人為主:Didelot、Perrot、Saint-Leon、Blais等人留在俄國頗長的時間教舞編舞;一些國際巨星像Taglioni、Elssler和Grisi也都愛到俄國表演,因為她們在此深受歡迎。

在這段時間中最重要的外國編舞家就是Marius Petipa,他一開始受邀以首席舞者的身份到聖彼得堡演出,以為只是短暫停留,最後卻和Imperial Theatre有長達六十年關係,主導俄羅斯舞蹈藝術和技巧發展的最重要人物。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樣舞技精湛和那麼點Propaganda的味道,但有別於Moiseyev Ballet的風情。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始終離不開舞蹈

除了民俗舞蹈外,Moiseyev仍持續在古典芭蕾的領域中工作。在1958年,他為Bolshoi製作了新版本的Spartacus舞劇,為鮑羅定的伊果王子編作新版本的韃靼人之舞 (Polovtsian Dances),創作其他戲劇芭蕾作品。在1967-1971年間,他也身兼一個古典芭蕾舞團的總監,為現在Moscow Classical Ballet的前身。

不同領域的舞蹈成就為Moiseyev帶來無數獲獎與榮譽,包括1953年的人民藝術家 (People's Artist of the USSR)、1967年列寧獎 (Lenin Prize)、四次蘇聯國家獎 (USSR State Prizes)與1996年俄羅斯聯邦國家獎 (Russian Federation State Prize)。在他百歲生日前夕,克里姆林宮特別為他舉辦一場gala演出,普丁頒贈他俄羅斯的最高公民榮譽 (Order for the Merits)。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民間生活走上舞台炫技

當時Moiseyev Dance Company的舞者大多是業餘人士,但慢慢被身受專業舞蹈學校訓練的舞者所取代,成為蘇聯的第一個專業民俗舞蹈舞團。Moiseyev認為舞者的精湛技巧和多才多藝歸功於古典芭蕾的訓練,他曾說:「芭蕾是動作的文法,以芭蕾技巧為基礎,你可以做任何事。」全團200多位舞者全數出身自嚴格古典舞蹈訓練,在技巧與藝術性純熟度更高。同時為了鮮活掌握民間舞蹈的生活色彩與文化內涵,舞者的練習不光在教室與劇院進行,他們甚至需要騎馬走過山巔旅行以增進他們的馬術,有時在森林中的空地、軍艦上的甲板或貨車集結起來的平台上演出。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若要算起看過心跳最快、熱血最沸騰、拍手拍到手最痛最酸的十場表演,十幾年前的列茲金卡(Lezginka)絕對是其中之一,也因為列茲金卡的啟蒙,我對俄羅斯、烏克蘭、高加索等地的民俗舞蹈一直興趣很高。在烏茲別克旅行時常在飯店看到歐洲與俄羅斯電視台的節目,一天新聞報導Igor Moiseyev逝世的消息,從影片中 (雖然聽不懂俄文)才知道,這位出身Bolshoi的芭蕾舞者與編舞家,是二十世紀將俄羅斯民俗舞蹈推向國際的重量級人物。

Igor Moiseyev生於1906年,2007年11月2日去世,在他101年的生命中,舞蹈始終是他的核心與信仰。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始讀這本書是在中亞旅行的途中,原因是想學學旅行寫作。在精神情緒不佳的狀態下,讀書的開頭十分痛苦,如同導讀所寫的,我被捲入類於普魯斯特風格的文字中:反覆、喃喃、細微、旋渦般、不斷呻吟。童年的帕慕克根本是個怪胎、幻想狂、戀母情結、被寵壞的任性小孩。看不了幾章,我就擱著了。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旅行後總不免為旅程打個分數,評評看錢花得值不值得。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放與管制

蘇聯解體後的各個獨立共和國馬上面臨「路線」的選擇問題。中亞幾國裡,哈薩克在開放路線上搶第一,吉爾吉斯也傾向開放,烏茲別克則相對保守,仍在政治經濟上有所管制。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與舊,真與假

烏茲別克因為過去許多征服者的摧毀和地震失去不少歷史古蹟,在烏茲別克的幾個主要城市中到處是仿舊新建的「古蹟」。辯論總會圍繞著「何謂真?何謂假?」的議題產生。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化商業化

宗教學校在修復後,從外貌上重現當年伊斯蘭學術中心的場景:教室與學生宿舍圍繞著中庭花園,舒適幽靜的環境確實是學習和提升心靈素養與智慧的好地方。但現在學校的教室都物盡其用,變成一間間的工作室和賣手工藝的商店。博物館的館長美其名請他的一位書法老師來介紹阿拉伯文字書法藝術,但其實也等待觀光客購買作品以貼補收入。音樂家和製造樂器的達人彈奏介紹多樣的烏茲別克樂器,觀光客買樂器回家的不多,但大多不吝嗇買片音樂家自燒的音樂CD。連國寶級的陶藝大師,他的家人也得兼起接待觀光客的生意,一方面介紹陶藝大師的才氣風骨,散播陶藝技術與文化,另方面收點餐宿費用順道賣些陶器。許多賣手繪精工畫和手工藝品的職人都自稱藝術家,驕傲地說「I am an artist!」他們的弟子也都無比尊敬地稱道「my master」如何如何;他們大多打扮整齊,穿著西裝,梳妝清爽,看來更像個生意人;他們招攬生意販售商品時,專業如頂尖業務員或專櫃小姐,沒有絲毫「出賣藝術」的罪惡感或不安。但從歷史淵源看,中亞自古作為商旅貿易的十字路口,經商買賣的血液或許早就不分職業專長,一代代傳承下來了?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