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終離不開舞蹈

除了民俗舞蹈外,Moiseyev仍持續在古典芭蕾的領域中工作。在1958年,他為Bolshoi製作了新版本的Spartacus舞劇,為鮑羅定的伊果王子編作新版本的韃靼人之舞 (Polovtsian Dances),創作其他戲劇芭蕾作品。在1967-1971年間,他也身兼一個古典芭蕾舞團的總監,為現在Moscow Classical Ballet的前身。

不同領域的舞蹈成就為Moiseyev帶來無數獲獎與榮譽,包括1953年的人民藝術家 (People's Artist of the USSR)、1967年列寧獎 (Lenin Prize)、四次蘇聯國家獎 (USSR State Prizes)與1996年俄羅斯聯邦國家獎 (Russian Federation State Prize)。在他百歲生日前夕,克里姆林宮特別為他舉辦一場gala演出,普丁頒贈他俄羅斯的最高公民榮譽 (Order for the Merits)。

批評帶來精進,熱情創造價值

Moiseyev本人與Moiseyev Dance Company雖享譽國內外,但也成為批評的對象。

民族純粹主義者反對Moiseyev改良萃取原始民族舞蹈精華的做法。隨著舞團汰換新血,年輕的舞者較重視技巧,較欠缺資深舞者能夠刺激觀眾熱血的那種情感表現,也有舞評認為舞團的藝術表現出現瓶頸。另外,舞團作為當時蘇聯最受歡迎的文化「輸出」,有時成為一些蘇聯政策反對份子示威抗議的對象。還有不少爭議針對Moiseyev舞作的「意識型態」,西方評論指出他的民俗舞蹈的歡樂氣息與社會主義者所操作的「光明現實」呼應;他對表現戲劇張力的偏好與反對抽象芭蕾的態度正為主流蘇維埃美學代言。

面對這些批評,Moiseyev認為自己用編舞來勾勒國家。他曾說:「我試圖從舞蹈、音樂、歷史和傳統風俗來了解一個國家。之後我就我能力所及來強調能夠鮮活反映一國性格特點的具體細節。」

Moiseyev雖與蘇聯文化當局關係密切,他終其一生卻拒絕加入共產黨,並非當權者心中的乖乖牌。他在1959年因在一次演講中表示「美國文化歡樂活力的美好」而受到當局蘇聯譴責;1967年他在Pravda (報紙名)上發表一篇文章,批評蘇維埃芭蕾不願面對當代議題、只關注古老王子公主故事的心態使得芭蕾發展死氣沉沉,又觸怒當局。

Moiseyev不論成功或批判都不改其志,他曾在1965年的訪問中說:「我熱愛我所做的每件事。如果你沒有愛,你是無法創作的;若你在創作時感到平靜,則你其實沒有創造出任何東西。」



101年的歲月中,創造力與熱情始終充滿在Moiseyev的心中,舞蹈與他的舞者帶著他飛向極樂。

參考資料:
http://www.moiseyev.ru/
Independent, Newspaper
New York Times, Newspaper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