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在法國引起風潮的書在台灣也上了最近暢銷書榜,書中利用有些破格的人物和標題引發讀者好奇。

引子頗為有力,但後續發展卻無法延續力道,更深層地描繪角色和故事線的色彩。作者本身的哲學背景及對日本文化和文學的研究興趣自然穿插文中,對於相關的現象和細節有諸多演繹和抒發。不過對我而言有過度雕琢之感,精密設計著要去強化所謂「刺蝟的優雅」,那些哲學辯證和反思足以理解,卻沒有與我對話。看了大半接近尾聲,不怎麼感覺滿意。

直到最後,感動點才乍然湧現。

荷妮米歇太太臨死前浮光掠影的描寫對我來說是極為心理層面、個人私密而哲學的一種召喚。若這本書有激起什麼漣漪,大概就是這個段落讓人想像,走到人生盡頭時你會看見什麼,是哪些人、哪些時刻、哪些場景、哪些感覺?從中你思索而確認,什麼是人生中最珍藏心動的記憶以及存在人世所無悔的價值。

文末,帕洛瑪說,米歇太太的死讓她知道,人生要在「『永不』中追求『永遠』」。這心情的改變和意念的轉換如同劃開火柴那瞬間的光采,給讀者燦爛瞬間後溫暖和激勵的力量。這是闔上這本書前給我的忠實訊息和餘韻。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