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夠連貫濃厚的悲愴:11/16演出記事之二

下半場柴可夫斯基第六號交響曲第一樂章開頭以低音長奏慢慢蘊釀氛圍與共鳴的厚度,隨著第一主題開始加快進入高潮卻感到銅管的音色和整齊度出了問題,和昨天那種「確實自信」的表現有所落差。在之後第二主題的行板,Temirkanov以較慢的tempo去處理音樂中那種深沈而複雜的情感,但是銅管的問題卻在這樣的tempo中格外讓人困擾,同時聲部間的默契有點虛浮,使得樂句間的銜接好像縫隙大了點。在第二樂章,雖需要帶有甜美輕快又不安沈鬱的矛盾,但我覺得整體tempo真的很浮動,同樣導致縫隙大的感覺。第三樂章聽到均衡感的不足:銅管的問題,聲量太強沒有控制,過度壓倒絃樂 (當然也可能是絃樂力量出來得不夠);不全是音量也是音色和表情的問題,聲音出來不夠整齊不夠確定,樂句收尾處理地不夠細膩;最後強烈聲部堆積出高潮,卻不夠細緻,讓人覺得結束得有點混濁。最後第四樂章的慢版一開始處理得不錯,銅管陸續主奏的主題讓人捏把冷汗下順利過關。隨著樂曲接近尾聲,對於感受到瑕疵的表演,心情也隨之悵然。

我想聲音是不會騙人的,不同於昨天1812序曲結束後樂團和指揮溢於言表的滿意和興奮,整個氣氛有點悶,不夠滿意,氣勢也低了一截。連encore都選了個低沈的艾爾加謎變奏。

我不知道今天的Temirkanov怎麼了,但他的元氣顯然不如昨天高昂,是因為感冒的關係還是疲憊,而影響到他音樂的處理?還是排練的問題?不論如何,這仍是知名樂團和大師指揮都可能發生的狀況。

雖然整體表現還是水準之上,但因為我帶著很高的期待,這樣「有縫隙和染色不均」的第六號讓我感到失望,能量不夠貫穿的表情和浮動散亂的tempo讓人嘆息啊。「爆破」型的銅管或許有那麼點Mravinsky風格的味道,但較於Temirkanov的整體風格就顯得參差,真正讓人介意的是吹奏運氣的不確定感和收尾的不仔細。若就今天的第六號表現來比較,我得坦白說,Gergiev的第六號夠煽情揪心肝,更符合我的期待。

從命運的悲痛深淵追求幸福再生

兩天演出音樂總評起來,最受感動的心中首選是第四號。樂曲本身的豐富度加上樂團高水準的表現,將當年柴可夫斯基作曲的context完全傳達到身上,那麼五味雜陳、拉据糾葛。選錄柴可夫斯基自己的樂曲說明作結:「(中心樂念)表示命運,亦即阻礙幸福追求;……我們的生活就是由苦惱的現實與幸福的夢幻交織形成。……人生的巨浪在給我們衝擊、玩弄之後,再一口將我們吞食。……儘管你說『世界要沉入悲哀的深淵』,但幸福,那單純、真實的幸福卻仍存在。為人類的幸福而高興吧!那樣你就能獲再生。」

延伸閱讀:(coming soon)
Mravinsky小記
Evegeny Onegin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