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忠僕,撼動力永存

或許對於Mravinsky而言,藝術是他矛盾性格與悲劇情感的救贖,因為那份對藝術的堅持,他最終得以坦然。作為一個爬上成功頂端掌握權力的人,Mravinsky坦承自己並非天生的音樂家,這是個坦蕩的反省,也是作為藝術忠僕的自白。

Mravinsky in conducting

Leningrad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資深樂手在訪談中回想起Mravinsky排練中種種刁鑽要求,樂手們再怎麼試再怎麼努力都無法讓Mravinsky滿意,一次又一次又一次,重來重來重來,Mravinsky變得非常不高興只因沒聽到他認為音樂「理該」呈現的樣子,常常Mravinsky無比嚴厲地丟下一句「你『想』過到底這個音符是怎麼寫的嗎?」不然就是指著樂團的胸脯堅定地說「若不用你的『心』去演奏,那個聲音永遠不會發生!」

Mravinsky是藝術、音樂、音樂創作者的忠僕,極盡可能、毫無休止地追尋完美表現音樂的方式,他的理想甚至是要進一步對音樂之美有所貢獻。一生指揮過無數場音樂會的Mrainvsky並不喜歡「娛樂」這樣的概念,他不同意音樂是為了人、為了觀眾演出而存在。Mravinsky相信音樂是超越語言更能表達深層人性的形式,音樂是為情感發聲,音樂帶來的是觸發靈魂的經驗,他相信每個人都會找到與音樂的連結,在音樂的不同層次中發現自己。

Mravinsky的影響遍及他的樂團,更延續到許多指揮家身上,Mravinsky所發展出的風格至今仍是許多俄國指揮有意無形中視為規臬的。目前最熾手可熱的指揮家Valery Gergiev(出身Leningrad Conservatory,現任Mariinsky Theater藝術總監)談起Mravinsky就表示:「不管今天是Termikanov(Mravinsky的繼任者,現任St. Petersburg Philharmonic Orchestra藝術總監與首席指揮)或我站在這個了不起的樂團前,仍是Mravinsky的影響在發光發熱;不管我們個人的想法意念為何,他都與我們同在。」

Mravinsky曾說:「當我聽音樂時,我歷經了如閃電雷作般的震撼。藝術該是撼動人心的,否則那稱不上藝術。」

更加了解Mravinsky、聽過更多Mravinsky後,我仍舊感受初次聆聽時的驚動:震驚、震撼、無法言喻。


參考資料:
http://www32.ocn.ne.jp/~yemravinsky/contents.htm
http://lugansky.homestead.com/Mravinsky.html
(以上這兩個網站有整理Mravinsky的錄音和其他影音紀錄)
Booklet highlights from Erato Disques Evgeny Mravinsky Leningrad Philharmonic Orchestra 12CD
Booklet highlights from Melodiya 100th anniversary edition recording compact
紀錄片DVD:穆拉汶斯基100歲冥誕紀念 DVD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