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 poster

西班牙國家現代舞團納丘杜亞托慾望之翼 (CND & Nacho Duato: ALAS)
國家戲劇院
2009/3/7 7:30pm

Duato第一次讓我驚豔是那支他為ABT三位男舞者編的Remansos,多年前他率CND來台演出的記憶不知為何已經所剩無幾,所以這次特別期待他在台北國際藝術節演出的作品慾望之翼(ALAS),親自登台獨舞的這個號召尤其吸引人。

我並未看過Wenders的電影慾望之翼,只略知內容,所以電影的文本應不致於影響我對舞蹈文本的解讀與感受。慾望之翼有著Duato貫有身體的美麗精準和流暢感,但不知是期待太高還是其他緣故,看完並不覺得印象深刻,也未有深切的感動。

Duato作為一個舞者,52歲的身體還是很讓人著迷,事實上這也是一個賣點。他的情感飽滿,稱職地扮演著天使的角色。

Duato in Alas

Duato作為一個編舞者,他舞蹈的美感和流暢度高,以三人舞與四人舞最為精彩,善用人數和空間的變化組合來呈現多元卻自然的對話和互動。幾段群舞搭配節奏強烈的音樂頗有震撼力,但動作卻讓人感覺作戲的刻意。他對空間的運用極為aggressive,拉展出舞台所能切割的層次範圍,充分表現天使與人群的交錯。

其中一段馬斯奈的詠嘆調算是整齣作品的高潮,人聲與旋律之美,加上女舞者身上極美的層紗裙,如同雲彩,如同羽翼,那樣輕盈,如此非凡之美,或許是觸動天使下凡的誘因吧?

Alas girls with featherlike skirts

天使的衣服,是他的「神性」;隨著他與人間接觸漸多,深入其中,他漸漸褪去他的衣裳,最後的裸身代表著肉身的轉變,有了冷熱乾濕和來自皮膚表層最真實的刺激與感受。結尾流洩滿地的水雖美,我卻未感受到新意。Duato受訪時雖表示:「我希望舞台可以像一座美麗安靜的湖面,不論是人或天使,都能超越生死。」但從終景我卻看到一種孤獨與疏離。在皮膚上終於感受到水的流動、溫度冷暖,撥過水面的波紋和濺起的水聲伴於濕漉的身體週圍。

但最終,船過水無痕。天使,你的羽翼可真的溼透?你可曾落入凡間?

整個作品的感覺是陰暗陰沉:人雖有著豐富的七情六慾,卻存於壓抑受挫中,且始終在旁觀,有種距離感;那種想要觸摸、想要體會的渴望,那種源自喜怒哀樂愛恨交織所帶來的自我存在價值。我深受文字所吶喊的渴望所感動,人聲表達出那份追尋「我是誰」之自我存在的慾望,但這份吶喊和欲望卻無法透過舞蹈身體本身展現出的強度來與文字語言抗衡,我覺得非常可惜。

這不算是我所預期的Duato作品,相較於過去Duato多用舞蹈說話的方式,這是一個更為戲劇與哲學的作品。或許Duato刻意在舞蹈之外選擇「說話」的媒材,讓舞蹈與唸白穿插,讓整個結構變得有點電影,有點Wenders的味道。那些字語和唸白充滿抑揚頓挫與感情,反倒成了觸動我的關鍵。

若要總結看完演出真正的感覺,大概還是這段文字與內心深處的對話吧?

“When the child was a child, it was the time of these questions. Why am I me, and why not you? Why am I here, and why not there? When did time begin, and where does space end? Isn't life under the sun just a dream? Isn't what I see, hear, and smell just the mirage of a world before the world? Does evil actually exist, and are there people who are really evil? How can it be that I, who am I, wasn't before I was, and that sometime I, the one I am, no longer will be the one I am?”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