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內創作評論文章,非經本人同意,請勿任意轉載或修改。
之前曾提到 Étude芭蕾作品,加上五月密集欣賞演出的行程與朋友間的交流討論,就簡短談談對於étude這件事的一些想法。內容可能有點乾(根本就是一篇論說文!),但就是常常反覆在思考(也是掙扎)的一些事。

(覺得文章太乾看不下去的,就直接跳文末的延伸影音吧!)

的確,講到 étude ,一般直接聯想到的未必是Lander的芭蕾作品,而是各大名家的鋼琴曲。這些音樂練習曲通常有它的困難度,用以琢磨精練某些特定技巧。19世紀時隨著鋼琴音樂越受歡迎,練習曲的創作也大幅增加,其中徹爾尼是最為人熟知的一位。相較於徹爾尼大多被歸類認知為「琴房的基本功」,蕭邦、李斯特、德布西等人的練習曲有更多走出教室的機會,因為技巧成份高,旋律動聽,音樂意涵豐富, 這已是獨奏會舞台上不讓人陌生的曲目。

一般人經常將教室內的規律練習視為養成基礎的過程,所謂的技巧練習,常常有一定練習的程序,如何進階的原則,不是個人自己隨便東挑西跳的練習活動。

佩瑜老師說,技巧,是一種協調的能力,讓事情在對的時間、用對的方式、在對的地方發生。這種能力既需要時間和規律練習來累積,有時還強求不來。不過,技巧有時又像能量位階的跳升,時間到了程度滿了它便自然產生。因此,持續規律的累積是必要,且面對瓶頸或臨界點得有突破爬升的衝勁和決心,才可能進入另個階段。

(對學生來說,有些時候對自己的能力程度的了解不如旁觀的老師來得清楚;更多時候,所謂能力程度的展現是內隱而非外顯的。因此學生可能不知道自己距離能階跳升的關卡還有多遠,可能因為忙碌、疲累、鬆懈而錯失進展的良機。這時還得有賴老師們傳達一些「信號」--- 鼓勵或是找碴,或安排更有挑戰性和難度的練習,讓有心進步的學生覺察進展的可能性。)

但對於技巧練習,人卻很容易陷入一種迷思或執念。雖說沒人會把技巧的學成當作最後的目的,但因為技巧練習是個漫長而辛苦的過程,人難免出現不進則退的挫敗感。有時我們會忘了過程中的感受,而著眼於結果。有時我們「練習」的心態強烈,用腦用心用身體仔細地去練習,執著於指法、步法、動作的正確性,卻鮮少傾聽音樂旋律和表情後面應該呈現的整體感覺。

技巧的學成是練習最後的目的嗎?

技巧是表現藝術的工具,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規律的課堂練習,ㄧ次次基本動作的體會和鍛鍊,為的是成就舞台上的藝術表現。

這句話,對或不對?

如果你要上台,這句話應該錯不了。

「不不不,我練琴練舞從不是為了要上台表演。」

那麼,把「舞台上」三個字拿掉,這句話還是對嗎?

教室內、琴房裡、排練場的每次練習,應該把它當成是表演,而不是「練習」。

鋼琴大師Neuhaus說:「音樂家應當要在自己心裡找到音樂,而不是只在音樂中看到自己。」

這是inspiration也是aspiration。

當你還在磨練,往成為音樂家的路上,你得先從音樂中看到自己。舞蹈也是如此,先從舞蹈中看到自己。如同濤濤老師曾說的,技巧是一種教你和自己身體對話共處的系統方法,從「如何」去進行一個動作、一個組合或一堂課的過程和感受中,學習「做自己」。所以我們在不同的技巧練習或風格形式中,發現自己的性格和表現的傾向,發現自己的優點和缺點。一方面嘗試去發揮自己的優點、改善自己的缺點,同時學會去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學習如何在限制中精進。

慢慢的,你便該在自己的的身體裡找到舞蹈。一個port de bras,一個epaulement,一個頭和視線的方向,一個呼吸,都在跳舞。

如果說表演是將這些過程和你的內心感受和人分享,那麼這個場域不一定在台上,而可能隨時發生。假使能讓人看得目不轉睛,得人共鳴,那和成功的舞台演出沒兩樣。反之亦然,即便你所演出的是練習曲,你所表演的是課堂上所練習的組合,只要你在心中找到音樂、找到舞蹈,那動人的程度不會輸給show piece或舞劇。

為「表演」練習,練習你的「表演」,重新解讀定義這一體兩面無法切割的微妙關係,繼續自省自許~

Something to ponder︰如果把「表演」換成「工作的專業」…

延伸閱讀:
寫在El Yiyo演出之後– Expressing & Arrived
Études – Dancers fear it, audiences love it

延伸影音:

兩位我所喜愛的鋼琴家,在台上時如同獨處練習般,心無旁騖而神閒氣定,指下的練習曲卻美得讓人屏息,讓人動容。

Rubinstein, A - Chopin - Etude As-dur op.25 n 1


Horowitz Plays Scriabin Etude Op. 8 No. 12


俄國著名的Vaganova教學法系統嚴謹地要求每個階段的練習與組合,課堂所習呈現的細節已足以成為一套精彩表演。

Asaf Messerer是波修瓦舞團與芭蕾學校中最受尊崇的老師與教練。1982年當他歡慶80歲生日時,波修瓦劇院為他所舉辦的gala演出就是以studio上課練習與舞碼排練的模式來呈現。當年波修瓦芭蕾中所有最知名的舞星們,個個穿上studio練習上課的服裝,從barre的練習揭開gala的序幕。



1992年時Vaganova Academy of Russian Ballet的校長 Konstantin Sergeyev帶領同學前往日本公演,其中的一段節目就是課堂呈現。

Pointe work & boys jumps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Ingrid
  • 嗳, 練習曲阿, 最近被巴哈搞的很火大, 好好的舞曲給自己練地差不多要摔弓砸琴了 哈哈

    曾想過為何自己一直堅持拉琴跳芭蕾, 畢竟, 與真心喜愛藝術之美的人相比, 或許自己源自更多的傲慢: 就想看看最後能到哪兒, 雖然這跟尋找存在的意義一般無解也無必要, 但有時, 人生就是任性賭氣堆堆疊疊罷了~~~~XD
  • 版主
  • To Ingrid:

    我回想起十幾年前還跟老師學琴的日子,鎚琴鍵很常見,氣死了,為何每次小指就是那麼weak,到不了位,同一個和絃明明背起來練n次,從頭來時到了那裡下去時無名指就是錯。有時練習到後面,反而不是練技巧,而是練習跟自己的限制相處,練習是試煉自己的極限耐性。

    老師曾說,我的巴哈太嚴肅,我的貝多芬放不開,她反而喜歡我的浪漫派作品。當時我想不透,我這麼理性的人應該可以好好表現巴哈吧?我這麼喜歡貝多芬這麼努力練習揣摩樂譜上的意念,還不夠嗎?蕭邦德布西,我覺得自己技巧不足又「不浪漫」,為何老師還覺得我彈得有fu?現在回頭看看當年的自己,我知道問題在於:太執著於巴哈的精準度,太在意它的觸鍵質地和所謂的「古典圭臬」;太在意於有沒有表現出貝多芬的意念,卻忘了仔細問問自己,「我認為」貝多芬想表現什麼;浪漫派,反正技巧還沒到位, 偶爾偷用踏瓣混過去,誠實面對自己的弱點改採其他處理方式(當然,這對於要成為專業演奏家的人是不可取的),心態上把這部份練習當成nice to have,心裡反而多出空間去感受追隨音樂,琴音聽在老師耳裡,反倒有所不同。

    傲慢有時導致偏見(執)!?有時不要太任性賭氣啦~~~或許你會發現另一片天空。(不過像我這種ㄍㄧㄣ人,這也頗難做到......)
  • Mickey
  • 那學芭蕾也可以比照辦理嗎?
  • 版主
  • To Mickey:面對還沒到位的技巧和自己的弱點可不等同於let go或自我感覺良好。你還是要把自己能力所及的部份盡量做到極限,再思考替代方案(當然有時這是老師給的建議)。

    克服弱點常常意謂著發展其他互補的能力,例如和絃的圓滑奏不行,得用更多踏瓣技巧去配合以達到類似的觸鍵質地,手指結構就是做不到琴譜上的指法,那就換個指法來試著達成相同的音樂性。所以「如果我可以超越限制」或「雖然有限制但達到ㄧ樣效果,ㄧ樣去表現音樂的意涵」真是nice to have,這算是微妙的「不強求的強求」的心態吧!

    所以芭蕾可以比照辦理嗎?

    背緊筋短腳舉不到90度,我還是可以在自己開展度和肌力所及的範圍上盡量turnout延伸, 即使只有45度卻顯得很修長優雅;沒腳背,要維持alignment和穩定性,就得加強某些肌肉的能力;轉不了一圈,那我在音樂上plie再passe站高去呼應旋律的起伏;流動組合有時跟不上,那就好好準備、好好結束,在自己可以處理的部份配合
    音樂。有這nice to have的心態,就比較不會患得患失(如懊惱自己腿軟或反應差...)而抹煞練習的樂趣。

    為何修習藝術辛苦卻引人入勝,那是因為你總是去探索自己的極限和可能性,而這個修習的過程,老師可以給你指引,卻不能代替你做到 ,只有自己能夠體會 。有時看到同學專注的模樣,女王的自信也好 ,腳皮皮挫得抖到不行也好,真想給她們會心一笑,因為她們傳達出身心在努力嘗試掙扎所付出的一切。那也算是一種表演啊~~
  • Mickey
  • 謝謝妳,版主!咱們這些大人學芭蕾,如果無法讓身體上的能力突破一些限制,那就只好面對現實,並且跟身體妥協,只因為一個簡單的信念:排除萬難,就是要學芭蕾!!
    妳說得真好,修習藝術辛苦卻引人入勝,我稱學芭蕾這條路是個探索之旅、修行之旅,同事朋友們問我何時可以上台表演,我回答他們,我不曾想過這一天,因為芭蕾太難了,於是他們問:那為何還要學芭蕾?大多數我只聳了聳肩,笑而不答,並且心裡為所有堅持苦練芭蕾的大朋友們鼓掌!!
  • 版主
  • To Mickey:因為表演不一定要上台,因為表演不一定是最終的目標。走過必留痕跡,重要的是自己清楚Why so & why keep doing so!
  • sandiecc
  • 哇,我好久前也說過我把握每次在教室上課的時機,因為我總是把教室當成我的舞台XD... 然而這個舞台只是小了點擠了點無法solo而且除了老師之外沒有觀眾會看自己...但....忽略這些的話, 其他的我全都可以當作它是個小型演出與正式表演無異! 如你所說的我很同意! 藝術不是僅止於舞台上好就好,它應該要在每次練習中都該從中自己去發現自己能在這個空間裡發揮得出什麼...好羨慕你芭蕾動作都好乾淨俐落! 想必你每次的練習都比別人要更focus更清楚在這件事上吧...
  • 版主
  • To Sandiecc:我發現把教室當作舞台的人不多,有這樣的心態可不簡單!你是我發現很少數在上課練習時仍會帶著笑容、有著表情的人(可別以為沒有其他觀眾喔~),包括我自己在內,大部分的人都是專注到變得嚴肅而表情凍結....

    謝謝你的鼓勵,大家共勉一同堅持下去但也享受「練習和表演」吧~~~
  • a165jack
  • 我在教室上課,無論如何,一定有會一位觀眾,那個人就是我自己(老師每次叮嚀不要一直看鏡子,那一定是我 !!真是無可救藥的自戀狂!)! 從小就著迷於芭蕾舉手投足所展現出的身體線條之美,上芭蕾課,除了因力不從心仍硬ㄍ一ㄥ著練功所帶來的挫折感外,也藉著享受模仿芭蕾巨星舞台丰釆的快感,換來一點兒樂趣,聊以補償自己,所以表演即練習,練習即表演,既是舞者,也是觀眾,充份滿足了自娛的目的,嗯....,挺好!至於娛人(or 愚人?),就不必了!!至少.....,原諒我的鼠辣,芭蕾我是做不到的!
  • 版主
  • 說得好,教室裡得至少有一位觀眾!一切練習和表演總跳脫不了「觀看和被觀看」的二元複雜關係。

    什麼時候你可以娛人啊?我可是對你的Broadway Jazz印象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