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的時空

這次在澳門的歇腳處是金麗華(Grand Lapa),想像它身為東方文華的過去,台幣三千多的房價算是非常優惠。

它的地點離港澳碼頭不遠,就在金光萬丈的金沙娛樂場隔壁。我從商場走進,聞到一股有點可怕的香水味,check-in時不曉得為何慢吞吞,住客好像大多有點年紀,我在這個環境中沒有存在感、也不fit。有位像是經理般的老外在附近觀察著,卻沒對我的不耐煩有所回應。真正與櫃台接觸後,立刻感受到他們按部就班的專業和認真態度。

這間飯店給我一種遲暮美人的感覺:舊了,但是風情猶在。硬體部份看得出努力維持的用心;軟體的部份,服務人員個個訓練得中規中矩,優雅的presentation,謙和嚴謹的態度。我最印象深刻的是,一定有人會幫你開門,開得比自動門還順;再來是room service部門,電話撥過去便直呼某小姐。背後必定有很深的旅館管理系統和細節在運作著。

最讓人開心的是飯店附屬的resort。六點多回到飯店後便換裝游泳去,戶外泳池和花園有著度假村的氣氛,人不多,盡情努力地游,再到Jacuzzi泡泡熱水,抬頭看到寧靜夜空,真讓人身心都感到輕鬆不已。把視線移往更遠點的兩側,墨藍色的天空則被金沙娛樂場的霓虹燈給佔去。

好個時空錯置,當我努力進行心肺有氧運動時,可有成千成萬的人就在附近賭場試手氣,也是心臟跳個不停。You choose what you want!

進到室內,使用健身房和三溫暖則大多是聯誼會的會員,努力揮汗著,就是一般在忙碌生活之餘想要保持身體健康的人們,按表操課控制時間,帶著一大包保養品,絕不遺漏任何程序。

運動完走在飯店的走廊上,我頓時解開這遲暮美人般的飯店為何讓我感覺時空定格 --- 原來是那背景的fado音樂,這深沈似喜似悲的曲調把飯店的過去與當下串連了起來,一個異國味在東方,一個帶有東方風情的異國,正是抹不去、逃不掉的「命運」!(註:fado是拉丁文,命運fate的意思 )

短暫環顧澳門,讓我對殖民與後殖民的思考隨著音樂在空氣中盤繞。

在新情勢下,對過往榮光的眷戀,懷舊的情緒,就只能化為一種在乎又不在乎、自在又無奈的淡泊。對於未來的展望,博弈娛樂的五光十色太刺眼,讓其他可能性依舊存在,只是黯淡。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