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古舞團 - 愛情如是繼續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2014/11/9 2:30pm

先前言鋪陳ㄧ下。《愛情如是繼續》是看完《2X2》之後的第一場表演,明明小而美有所觸動又覺得物超所值,卻擺在心裡很久。兩者觀後感產出的時間差正反映某類消費者心態:不滿不吐不快先放炮,滿意欣賞的卻沈默放心裡。

作品沈澱過後,還是想收斂一些感覺。

表演接觸多了的觀眾,除了看編創、看技巧、看表現力、看藝術性,將更在乎一種原創性。當古舞團端出以「愛情」為題的製作,疑問不免浮現,曾幾何時一直在找創新創作議題與表演方式的古舞團怎也回到這種老梗?但若能把肥皂劇般的愛情老梗探討切表現得深刻動人,那也是一種用心。

這個作品有幾個讓我印象深刻的亮點:觀眾觀看角色與體驗的創新執行、紮實的舞者表現活化編創結構與思考意涵、即興/接觸即興為核心編作動作形式與主題的契合。

***

古舞團這次創造的觀眾體驗從入場就已開始。工作人員指示觀眾更換鞋子、穿上鞋套,然後引導入座。場內有十個上下的觀眾區,觀眾就坐在可動的平台上,隨著舞作進行,由工作人員推移三五次,變換觀看角度與舞作(或「愛情」)的面貌,無所謂「較好、較適合觀看」的位置。觀眾被刻意設計成為作品的一環,有時處於較純粹觀看的角度、有時成為佈景、有時成為舞台的ㄧ部份。觀眾觀看舞者的同時,自然覺察到自己在空間中的移動與被移動,也彼此觀看,成為一個既干擾又參與演出的角色。但這個角色充滿未知與偶然,你幾乎無法選擇自己的位置和觀看的角度,就此來傳達愛情本是無法自我掌握的特性。

***

開場由四個舞者個別的獨舞開始,透過身體ㄧㄧ自我介紹。接著展開四人之間可能發生的組合關係。

先是兩兩出場所帶出的女女、男女、男男、女男雙人舞。舞者的性別、年齡、外型和身體的質感有意無意地將觀眾引導進入某種角色,觀眾從接觸即興的動作溝通中對於兩人所處的狀態勾勒出自己想像認知的故事情節。

雙人舞系列後,進入不同人數組合的對話,接觸或不接觸,好像四個角色交織出多段有所交集的故事,卻又像個別的篇章。舞台空間使用狀況在中段也更為多元,他們不再侷限於特定區域進行表演:可能分處於由觀眾席所切割的長條狀區域,像互訴衷情的牛郎織女;可能完全靠著牆邊遠離觀眾席旁若無人ㄧ樣在調情、在追逐或在爭執;有時兩對舞者同時在空間不同角落對舞著,中途甚至出現舞者撞進觀眾席的「意外」。在中段,舞蹈的能量強度與對舞張力逐步堆疊,出現更多重量給予或直接衝撞的動作,漸漸遊走在失控邊緣。

終段利用桌椅作為故事發展匯聚之所在,將中場的「散」再度收斂。舞者先是以桌椅為主要活動與對話場域分別進行單人、雙人、三人舞,接著四位舞者同時「上桌」,看似毫無關連的互動關係卻漸漸形成一套動作模式,開始了一串四個人與桌椅地板之間相互牽連驅動的舞序(事隔太久才書寫,我已忘了那系列在桌上、到桌下、做到椅上、摔到地上、又飛回桌上之類的動作順序和細節)。整大串動作不斷重複,但ㄧ次次改變動作力道、速度與質地,導致四人接續的時間點與所到空間位置的落差變大,從穩定的慣性動作出現變奏然後走向失控,觀眾不禁等待規則打破的那瞬間與後續……

舞作在伴奏音樂家充滿情緒既是感傷又似回味無窮的吟唱聲中與迷濛暗去的燈光中結束,情緒卻飄散在空氣裡,愛情如是繼續。

***

舞者是全作的靈魂人物。

過往對余彥芳的印象是位中性、充滿能量熱血、身體技巧高超的舞者,這次詮釋「愛情」概念時,驚喜看到她小女人溫柔的一面。她與魏雋展這「年輕」組的幾段雙人舞,接觸交錯之間既有甜膩放閃到不行的濃情又穿插著淘氣任性、曖昧猜忌、沒安全感的脆弱。我看到一種對被愛的渴望。

成熟的蘇安莉流露的是人生與表演歷練累積精粹的功力,熟練但是全然真情投入扮演不同角色:與余彥芳的雙人舞,她像是姊妹、母親、婆婆、好友或是戀人;與兩位男舞者的雙人舞,她像是手足、母親、情人、妻子或是不倫感情的女人。其中一段與涂展鵬非常激烈沈重甚至稱得上危險的雙人舞(大概是這段讓我有孽緣的感覺)之後,蘇安莉發展一段為時不短獨舞,充分展現一位資深舞者的高超即興表演技巧與表演豐富性,舞出內在的各種情緒:痛苦焦慮掙扎,又試圖淨化、突破、找尋出口,最後進入一種孤獨的境地。一度我為她擔心,如此強烈深刻全然的掏出,如何承受下去。這段獨舞讓觀眾的心也深深為她糾結,ㄧ種帶著痛感的感動。

對比兩位專業從事即興表演與創作又在此作亮眼的女舞者,兩位男舞者是黯淡了ㄧ些,但看到一個很有細膩戲味的身體與一個少見陽剛硬頸卻內心溫柔體諒的身體,各自的身體與表演經驗,參入不同的氣味,讓整體演出執行仍是紮實適所。

除了蘇安莉的獨舞,我也相當喜歡最後一段圍繞在桌椅的四人舞序。在「重複」之中,四位性格鮮明質地各有特色的舞者清楚讓觀眾看到所謂「同中有異」所能激盪出的張力與能量。在 「重複」之中,觀眾更能清晰看到表演者對於人與人、人與空間、人與物件關係的探索。我隱約看到《穆勒咖啡館》的影子,透過「重複」來洩露真實的情感。第一次,是試圖嘗試看似線性的流程與背後驅動與回應的連鎖效應;第二次,是試圖熟悉如何做得更好。然而在不斷重複之中,理性端遵循、控制的能力會漸漸受到內在本性意圖的挑戰;在不斷重複甚至加快速度與力量的狀況下,深層真實的本能便反應在實質的動作行為上。ㄧ切真能預期嗎?一切真能透過重複而造就熟練嗎?哪個才是真實?哪個才是所謂的本質?答案只能在不斷重複、然後失序打破、又重整之間去斟酌意會。

***

古老師經常說,生活即是即興,即興是一種當下的決定。

進行接觸即興時,傾聽溝通是關鍵原則,有時享受當下的身心合一與兩人心領神會的默契,有時必須在驚險與尷尬中嘗試解套,可能好轉也可能落入下一個窘境。幽微之處總在「經過」的當下,而不在外顯的結果。過程中,你覺察體驗意會到自身的存在和與「他」的互動關係。

愛情只是一種定義人存在及眾人關係的一種具體方式罷了。

好奇、試探、等待、猶豫、曖昧、忽略、麻木、相迎、相拒、衝突、對峙、狂暴、溫柔、依偎、支持、依賴、牽絆、默契、理性、感性甚至是獸性……這些五味雜陳和萬花筒般的狀態,究竟是真實的本質還是典型的重現再置?愛情的老梗還能有什麼新的驚喜?

我也猜想,此作編創排練和現場即興的比重究竟為何?但最終編創者對這個程序與技術性問題的答案並不重要,你我的答案便是答案了。儘管漂移觀眾席的概念加入不可控和不完整的元素,觀眾始終無法介入場上的「愛情」。觀眾能夠參與的,是出自自主視野觀點與自身內在狀態的投射,是一個當下的觸動,卻又是好多個當下積累交互發酵下的記憶和對未知當下的預期與想像。

如是,不論是觀看還是愛情。於是,愛情如是繼續。

延伸閱讀:
《2X2》
2013愛跳舞即興節之《與傳奇對話》
古舞團2010演出《亂碼》
, , , , ,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