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搬家整修施工而耗時半年的兩階段斷捨離,終於要畫下句點。不論重新整頓的ㄧ箱箱在上次整修整理過的東西,或是經年累月散落各處有用無用的物件文件,都是身心俱疲的過程。一邊悔不當初,一邊告訴自己要啟動5S新生活。內心很多對話的同時,我那魔音穿腦的症頭又發作得嚴重,歌詞開頭是Memories…的The Way We Were成了收東西的伴奏主題曲 。

有趣的是,我從未看過年輕帥上天之勞勃瑞福的往日情懷,但這首歌會莫名浮現正是記憶如何植入的魔法,大概是某段國小高年級時期爸媽很愛在車上播放西洋古典老歌時累積記憶的旋律和歌詞。

記憶是關鍵字,對照整頓斷捨離過程中浮現的記憶,The Way We Were註解了名為「與往事對話」的迷你音樂劇。

The Way we were – Barbara Streisand


(前奏響起) 拍MV的話應該要有回憶中英俊男主角的臉出現

必須斷捨離的物件中,有很多是關於這些我曾愛過的男人們。他們有不同國籍、不同職業、不同角色、不同年齡。所以,照片、錄影帶(正版和盜版)、CD、DVD、海報、雜誌、剪報、網路抓圖列印、日文圖文專刊、書、笑到抽筋的同人創作等等。而和美男子相關的文本Oscar Wilde(特別是Dorian Gray)、E.M. Foster(無庸置疑Maurice)、魂斷威尼斯(中文、英文、德文)的書也重複買卻不自覺。

箱內紀錄著自己的青春,是投入的精神金錢的證據。重點倒不是我曾愛過的男人們有幾個,而是物件帶我回到當時的情境,他們的貌美如何療癒,他們如何成為是精神與情緒高點的泉源、苦悶時的唯一寄託。

當我老去,就讓箱內的男主角們永遠俊美。(對比某幾位走鐘男主角的現況,真是此情此景只待成追憶......)

(主旋律開場 - A)
Memories, light the corners of my mind,
misty water-colored memories of the way we were.

最難斷捨離排行榜裡一定有的是照片。尚未進入數位時代所累積的照片都是紙本的。相紙因為年代久遠有些褪色泛黃,當年的相機技術畫質也不夠先進,照片可能模糊朦朧,沒有修圖功能,沒有美顏效果,卻往往是最真實畫面的捕捉。讓人心情頓時被照亮開朗起來的,是古時卷髮造型、人妖造型、豆花臉相關的笑點,從難堪中看到自己的演進。

(轉進高亢的副歌 - B)
Can it be that it was all so simple then
or has time rewritten every line?
It we had the chance to do it all again,
tell me would we? Could we?

求學歲月與初入職場時,我是個無比認真的小孩,每一份功課、每一次閱讀、每一個新的知識單元,總是以工整美觀的字跡留下重點和思考,就深怕聽完課看完書會遺忘般,給自己一本本不輸課本論文集的筆記。年長了,皮了,匆忙了,無法專注了,收拾中看到這些筆記,油然升起 「好學生、乖新人、謙遜學習之菁英知識分子」的驕傲之情。

(回歸主旋律 - A)
Memories may be beautiful and yet
What’s too painful to remember,
we simply choose to forget.
So it’s the laughter we will remember, whenever we remember
the way we were.

伴隨著知識富足心靈滿足的記憶,閃過的也是筆記一筆一畫背後欲哭無淚的哀愁。(讀不懂啊!讀不完啊!為什麼要讀這東西!英語人讀書像翻書,我可要邊讀邊查字典又筆記啊~)

苦,我們被制約要求吞下去,自我催眠認為是種養分、是種歷練。然後,選擇性地和別人分享「喔~在國外念書學到的是他們思考的方式,勇於批判之類的blah blah blah」這是選擇性的逃避捨棄,還是正念轉念後的表達?

這首歌唱完了,不知道斷捨離了多少。 Dump or not to dump? That’s the question.

歌曲談的是電影男女的相識相戀分離和往事的緬懷;斷捨離的主角雖是物件,但物件只是載體和工具,跨越時空紀錄了故事、情緒和自己內心世界的映照。感情和物件都需要整理、新陳代謝,才能維持清爽清明的狀態和順暢的能量。其實,面對物件,就是面對記憶,就是在面對自己。

無法斷捨離,因為一般人不願面對這些「曾經…」的理由。骨子裡害怕面對真正的自己,到底是個執著過去、逃避現實還是對未來感到不安的我?

無法斷捨離,因為更害怕「誠實決斷」斷捨離後場面:若該丟的都丟了,我的人生會剩下什麼?究竟什麼才是真正重要不能丟棄的呢?

記憶不管是什麼,都是已經發生的事實必須概括承受。但如果記憶不全然是真實的自己,也唯有丟棄,像清除塵埃污泥ㄧ樣,才有機會看清真實的內心,然後向前走。因此暢銷作家說,斷捨離是對物品進行減法,來為自己的生活加分,讓人生煥然一新。

Then…
Memories may be beautiful and yet
What’s too painful to remember, we simply choose to forget.
So it’s the laughter we will remember, whenever we remember the way we were.

Look! A new day has begun ~看啊!新的一天已經開始
(Cats 名曲 Memory的最後一句突然出現.....跳tone了.....)

延伸閱讀:
藍祖蔚針對「往日情懷」這首歌的評論,內有The Way We Were歌詞與中譯
, , , ,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