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龍一是我所欣賞的一位多才的音樂家,除了大眾所知的作曲配樂才華之外,他彈得一手好琴,歌唱嗓音風格獨具特色,能夠駕馭許多不同genre風格。

他早期較為電音實驗性質的專輯Smoochy(1995)的第一首歌曲「美貌の青空 Bibo no Aozora」是我一直很喜歡的一首歌曲,由坂本龍一本人作曲,売野雅勇作詞。

Smoochy版本:模仿版(因為在youtube上找不到原專輯版本)


這支作品以固定不斷重複出現的節奏形成一種框架和制約感,強調規律節奏,如潮起潮落一樣。簡約而帶有沈鬱感的旋律線條和極簡的伴奏和聲穩定出現,沒有刻意塑造什麼旋律高潮,但在不同段落中特別參雜不協調的和聲,帶出紊亂即將失序的感覺。

歌詞部分,在沒有翻譯下就漢字望文生義,我看到許多美麗與死亡的意像,似乎是首訴說美好與殘酷的詩歌,有種櫻花與武士刀的調調。

眼差しの不実さと
気高さに溺れていた

狂おしい夏だった
青空も 声も
小さな死のように

これ以上愛さない
禁じる愛おしさで
瞳は 傷口と知る魂の

別々の惑星に
僕たちは棲む双生児さ

野獣の優雅さで
沈黙を舌で味わう
罌粟のように

切なさで 胸を傷めながら
君の 可憐な 喉笛から
あふれ出した 虹の涯は
美貌の青空

狂おしい夏だった
手に触れる すべて
欠片の死のように

君の血が透き通る
野蛮な 瞳 見ては
途方に暮れる 真夏の楽園

曾經聽過的vocal版本,除了坂本龍一本人之外,就是和坂本合作多年的大貫妙子了。兩人的聲音有某種共同的特色:平淡低沈而略為乾澀的嗓音,唱起來好似不帶著感情般。與其說是唱,不如說是「詠」,刻意不去突顯歌唱與歌詞的存在,只是讓聲音成為旋律的一部分一樣,像疏離的空氣感,無所謂地騷動聽者內心的某些情緒,有點鼻酸、微微哽咽、悶悶的、經過皮膚表層的漣漪。

UTAU album: 大貫妙子 vocal + 坂本龍一 鋼琴伴奏


坂本龍一很愛重複演繹相同的作品,這首【美貌の青空】的版本眾多:1995/1996年Smoochy版本是採電子混音器編曲的歌唱版本(坂本自唱),專輯1996收錄鋼琴三重奏演奏版,2000年專輯UTAU由坂本龍一鋼琴伴奏、大貫妙子演唱。這首歌曲成為坂本的名曲之一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它是2006年電影Babel (中文片名火線交錯)的配樂歌曲。

不管是那種版本,曲子作曲上的特色仍舊主導著樂曲的線條和調性,但因應演繹者和使用樂器的特性,給予聽眾不同的情緒與氛圍,這大概就是坂本作曲高超之處。

1996 album version:piano trio


UTAU album: piano solo Version


這首歌曲/曲子,可以婉約,可以沈鬱,可以空靈,可以悲傷;訴說的是美麗、是愛、是失落、是感懷、是無能為力、是禁斷。

Ryuichi Sakamoto from Live at Tokyo Japan 2005


看著聽著坂本龍一在音樂會現場親自彈奏,美貌的青空,魔幻又寫實,讓人愛戀嚮往,卻碰觸不到。

參考資料:歌詞中文翻譯(但我無法判斷翻譯品質)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9898846/
延伸閱讀:
俘虜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Tango (這裡可以聽到坂本龍一自己演唱和大貫妙子演唱的Tango版本)
, , , , , , , , ,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