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a Kochetkova Pointe
[Photo source: Pointe Magazine]

看得出她的身高體重嗎?

舞者大概是世界上最在意身材的一種人之一,工作的本質使然。偶然看到Pointe雜誌幾年前的幾篇文章,文中採訪幾位舞團首席、舞團藝術總監與芭蕾學校的老師,探討舞者的身高和體重對於訓練及選角的影響。在芭蕾的世界中,到底哪種身形是重要的?舞者的身體形象又如何形塑大眾對芭蕾的印象?

坦白說,相較男舞者,女性身形仍在舞蹈的世界面臨更為嚴苛的檢驗。這種文章還是頗為政治正確,宣導正面動機與價值觀,畢竟刻板印象和迷思可是傷了許多人的心、毀了很多人的職涯夢想。

根據統計,目前多數古典芭蕾舞團女舞者的平均身高是167cm。有些舞團則以過往傳統的標準165cm作為篩選條件(尤其考慮古典舞碼講究整齊畫ㄧ的群舞,選擇初階新人從形貌比例作為初步篩選標準,並不為過),有些舞團則把173cm設為低標。不管是走傳統古典路線或往巨人舞團發展,身高只是其中一個標準,同等重要的還有體重、身體比例和延伸開展度。

當然我們相信,舞團要的是來自不同尺寸身形的潛力實力舞者。藝術總監們會說,「audition選人時,重點是找到對我們來說『對』的身型。」、「我們不要所有舞者全部一樣高、腳背長一樣。我們尊重差異性和個別特質。」

現實是,再也沒有比古典芭蕾更會暴露身形的了,舞者身形仍需看起來有某種樣子,才能讓古典芭蕾看起來有它該有的樣子。但身形的認定還真是主觀,每個時代每個國家有各自的美學偏好,每個舞團的編舞家和藝術總監也左右著舞者體格條件的主流趨勢。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Balanchine。當年Suzanne Farrell成為Balanchine的繆斯時,長腿、短身、長頸、小臉立刻成為芭蕾身體美學的王道,連美國芭蕾學校(School of American Ballet, SAB)在招生八歲新生的標準也不例外,評審們交談的內容可能包括在嫌棄頭大的考生。

纖細而比例恰當的芭蕾伶娜確叫容易展現美感,事實的確是,女舞者必須要能被她的舞伴抬起來,男舞者也得夠強壯能把女舞者抬起來。身高體重是ㄧ種直覺的視覺標準。

Pacific Northwest Ballet藝術總監Peter Boal說得很中肯:「舞者是像運動員一樣的職業,對於身體的狀態非常在意,大家喜歡看到的是健康漂亮的身體,過重或過輕可能都叫不具視覺上的美感。我想舞者們都很清楚知道,讓身體維持在可以表現傑出的狀態才是重點,這也是這種職業的標準。」

但身高體重和身形在舞者和舞團之間,有時還真是無法明講的隱晦話題(光是批評一個人的體重就有可能嚴重到讓他/她去看心理醫生、或者打上官司)。高矮胖瘦,可以是優點也可以是缺點。

被嫌過「矮」的Maria Kochetkova(舊金山芭蕾舞團首席舞者)以她在舞台上的存在感、張力與藝術表現翻轉許多人對「嬌小」的印象和認知。出身Bolshoi Ballet Academy的Maria,152cm的身高在俄國真的非常嬌小,若她留在現今俄國芭蕾舞界發展,恐怕不容易得到青睞。但當她現在回到俄國舞團客席時,擔綱演出像吉賽兒這種角色是毫無疑義的。她說,這證明取得某個角色不在於身高,而在於如何表現這個角色,能否得到一份工作不在你有多高,而在你跳得如何。

天生瘦的舞者也並非就ㄧ帆風順。像Wendy Whelan(NYCB首席舞者)這樣傑出的舞者,克服小時候診斷出的脊椎側彎,一路努力達到職業舞者生涯高峰,也曾換來「身體都是銳角、歪斜」的批評。她是那一瘦就容易從外觀上看出來的體質,而以她的工作型態,就算沒有刻意減重,只要工作鍛鍊分量較多,很自然就可能掉了幾公斤,但卻經常伴隨著「厭食、皮包骨、瘦得可怕」、毫不留情抹滅她努力的譏諷。她至今對於把她身形視為藝術表演性瑕疵的批評仍認為苛刻,雖然還是在意,但她說,「不要想太多...我總是提醒自己,沒有人有理想的身體,也沒有舞者是理想的舞者。」

近來最勵志的例子莫過於剛剛晉身美國芭蕾舞團首席舞者的Misty Copeland,她讓許多人重新定義芭蕾美學。不談她非裔出身所象徵的意義,我們還是談身形。2001年才18歲的她加入美國芭蕾舞團,但沒多久因傷休養停工並需要服用賀爾蒙藥物以幫助身體恢復正常,短時間內身材曲線變得豐滿。她曾面對的批評包括「身材太壯、曲線不對、比例不對、太矮、不具有芭蕾舞者的條件」,也曾面臨失去角色的挫折。她坦承,「我花了五年的時間才學會如何跟我的身體相處。」可貴的是,她經由這些挑戰,她更用心聆聽自己的身體,找到自己的獨特性,將這些經驗轉換成表演的養分。

但也有很多體質容易長肌肉和吸收熱量的舞者,在古典芭蕾講究精實纖細身形的氣氛中逐漸消磨信心、多年來處於「大隻可能失業」的擔心之中。有人覺得鬱鬱寡歡、有人離開這份工作、有人則在轉換到不同藝術理念的舞團或表演領域中而有更多發揮。

正面能量的思維還是這麼認為的:接受自己,善用自己。真正好的舞者會讓人忘記他們並沒有理想的身形。如Wendy Whelan說的,「真正的美在於我們每個人身上,端看我們如何善用與生俱來被賦予的一切來創造出最好的自己。」

P.S. 我會試著停止抱怨自己頭大顆、肩膀寬、身體長、腿太壯......但對線條的斤斤計較還是要的。

參考資料:
http://pointemagazine.com/inside-pt/issuesaprilmay-2011too-fat-too-thin-too-tall-too-short/
/http://dancemagazine.com.au/2011/07/the-ideal-ballet-body/
, , , , , , , , , , , , , , ,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