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內創作評論文章,非經本人同意,請勿任意轉載或修改。
李貞葳孤單在ㄧ起演出poster

新點子舞展 - 李貞葳孤單在一起
2016/6/4 7:30pm
實驗劇場

李貞葳,在國際舞台耀眼的台灣舞者,為了她精彩的身體和表演性來到這場演出。記錄這場演出,也是因為她,而不是這支舞。

作品本身捨棄許多舞蹈的形式和技術,只用身體作為純粹語言,說著兩人身體在時間與空間中互動關係的故事。身體的運用上,我感覺就像是接觸即興加上gaga技巧的整合展現,對身體肌理關節的牽動運作一目了然。由於李貞葳的身體細膩飽滿既有美感又有野性,她讓即便是素人都能玩的接觸即興形式,仍舊充滿細節和舞蹈線條節奏的美感和感覺。

理性的理解上,坦白說,節目單的文案寫得很棒,具條理邏輯,連結表現形式和創作初衷,如實不浮誇,合理不硬凹。但感受上,我可以直白表示「不喜歡」,除了未如預期看到李貞葳「跳舞」的失望之外,全裸這件事讓人煩擾不安(disturbing)。

這是我看過的第一場全裸上場的表演。觀看過程中,我無法避免思考「為什麼要全裸」。

裸體即人體,裸體即原點,這是人最原本的狀態,在講求本質和真實的藝術領域中(尤其在西方藝術傳統中),是再自然也不過的根本。不論是藉由裸體來頌揚人體之美或作為表現主體意識與創作意念,都已是不需要大驚小怪的工具象徵。

John Berger(約翰伯格)在Ways of Seeing(觀看的方式)中認為,「裸體的形式總是依循著某種藝術傳統...裸體用於展示...裸體是一種衣著形式...是作品所實現的觀看方式。」然而他指出一個重點,「雖然觀看的方式未必都是藝術的。」

若基於成長文化中的某些道德倫理的教條、偏見與禁忌的認知,而對裸體有所畏懼或不自在,這全然是觀眾的心態。

裸體是有選擇性的。人往往更害怕的是選擇裸體背後的動機。

衣著是碰觸的障礙。當人褪去衣物時,不再有裝飾,不再有掩飾,不再有約束,也不再有保護。這是暴露、敞現,這是赤裸。赤裸和人原始的情感、慾望、意志和想望太接近了。赤裸讓人坦蕩真誠地「審查和確認」,你是否和自己想的一樣。

演出採取全裸的形式,或許是李貞葳自己rite of passage中自然浮現的選擇。她的勇氣和力量壓迫著面對自我而經常懦弱又怯弱的我。

但,赤裸,讓這個演出變得非常私人而私密,太多李貞葳了 — 她的意念、她的內在、她的身體、她與她的親密夥伴的關係。

Berger說,藉由觀看,我們確定自己置身在周遭的世界中,偏偏所看到的跟所知道的之間存在著未知的關係。55分鐘,我被迫置於她的世界中,被太多她的私人和私密所包圍,觸點著我有意識或無意識不想碰觸、不願正視的領域。

沒有意願和心理準備去窺探他人的深層世界,卻又看了,讓我感到不自在和不安。

也許她太自私了(這裡的自私無涉任何正負面的判斷)。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約翰伯格《觀看的方式》
, , , , , , , ,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uYao Lee
  • 我對全裸沒有特別的負面感受,也不介意自己進入舞者私密的領域中;
    但是這支舞作,除了細膩的線條與充滿氛圍的節奏之外,
    我認為釋放出給觀眾的訊息稍嫌單薄。
    有了(接觸即興+GAGA)的"表達"形式,卻缺乏了最重要的"意思"...
    因此我並不厭惡這個作品,也不喜歡就是了。
  • 版主
  • To MuYao: 謝謝你的分享。確實,不同觀者對作品會有不同的接受和見解。在意義訊息的傳達這部分,why+how+what的連結不夠緊密紮實的話,相對就難引發迴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