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

這次是事隔也許有十年之久再到札幌,上次到訪確切時間不復記。剛到坐上火車到市區的路上,看著外面的雪景,隨著重新進入這北方的溫層和情境,記憶開始從深層的地方浮現。

那次也是個大多隨性地看看的小旅行。

走了很多路,做了很多觀察,看到很多東西,想到很多歌曲,浮現很多故事。放空,是感受人群走過身邊卻獨自一人的感覺。在公車上打盹,在獨占的露天風呂泡溫泉,看遠山積雪的樹林、飄在天空的雪花、聽到溫泉流出的水聲。初夜走在北海道大學白樺樹兩列矗立的大道,重回校園的虛榮,聽到騎車經過同學們似乎很開心的對話,但同時要專心走路不讓自己在結冰的人行磚道上滑倒。無目的地逛街、翻書、試聽CD,就是這樣沒想要怎樣的讓時間度過。好好品嘗北海道美食,鹽味拉麵的湯頭很鮮,味噌拉麵很鹹、但是夠味,拉麵店老闆娘都很親切,但我一直被熱湯燙到舌頭。道產海鮮做成的握壽司,物美價廉,干貝好甜有彈性,鮭魚滑嫩順口,醋飯跟海鮮搭配得天衣無縫。在飯店亂轉臺看那些日本節目,好笑,無厘頭。

不管記憶點是什麼、精確與否,那不重要。只是很清楚知道,對寒冷的渴望背後總有原因和必要條件。

需要有凍到的感覺、可以感受臉龐面迎寒風而些許刺痛、可以看到自己呼出的白煙、鼻水在鼻腔裡熱熱的感覺,有些孤寂、需要許多獨處。需要客觀環境條件的冷靜,建立一個可以整理自己的情境。

對寒冷的渴望似乎經常伴隨著想要改變、需要覺醒的意圖,找尋重新出發的動機和目標。也許對於生長在亞熱帶的我,寒冷意味著離開舒適圈。對此,你得重新思考如何穿著(包括穿上平常不穿的行頭和造型),該買、該添的就非得下手;如果真的很凍很冷,該如何應變是好;天寒地凍下,對食物的需求和渴望可能也因此改變,鹹的甜的油的來者不拒.....

然而,北國天氣有時就像生理期一樣,既可預期又不可預期,有些事,用賭的並不會發生。至於後果是什麼?除非遇到了才知道。

突然間,當火車車門打開,一陣刺骨冷風灌進來,將原本包覆車廂的暖暖空氣切割出縫隙,人還是反射性微微抖顫了一下。我不確定我是否真的練就不怕冷?是否真的能夠適應寒冷在刺凍中甘之如飴?也許在冬天來到北海道,只是給自己一個機會來試煉自己現在對寒冷的能耐到哪。假使畏縮了,那就窩在飯店好了.......

世界不需要依賴一定無法打破的道理來運作。

話雖如此,這趟旅行仍發生在城市的舒適圈中,並沒打算出發到道東道北的荒遠大地。初冬的札幌氣溫零度上下,有冷感,但不需要包裹厚重。在街上走動時微微感覺皮膚和衣服中間夾了層冷空氣,讓人清醒、冷靜。街景筆直廣闊,大量的植樹和相對密集的公園,給人放鬆的感覺。

反正我是來逃避的,不是來修煉的。年紀越大,也就越不在乎花了3萬多飛了3個多小時是否一定得到處趴趴走、走透透,就算換了時空在做一樣的事我都覺得旅行有意義。

Take it easy and let it be。
, , , , ,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