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晦日,日本人的除夕,在不同的角落出現返鄉人潮和度假人潮。返鄉的人大包小包、行走匆匆。度假的人兩手空空、慢走張望。

大晦日的下午我去了北海道大學,對這校園有不知為何的好感,帶著明治西化色彩的故事性吧?札幌農學校在1876年設立是為了開發北海道,這也是日本第一所英語為主要教學語言的學校,首任校長為美國麻薩諸塞州農科大學的克拉克博士。他對學生的名言「Boys, be ambitious!」(青年們,要胸懷大志!),成為校訓流傳至今。開拓者的本質、國際化的精神,我一直記得之前造訪時校舍的懷舊建築風格、林立大樹大道與克拉克博士雕像所營造的西方氛圍。

這天從地鐵站出來後,沿著名的銀杏大道進入,筆直的大樹齊列,彷彿沒有盡頭(我誇大了)。天色漸暗,但仍有進進出出的人們。無聊猜測這些人的身份:有些走出的人步伐快速,熟路的樣子,可能是過年沒回家的學生趕著出去買東西,備齊可以撐過過年的糧食,或者是朋友們自己要開趴,準備最後補貨。有人不甚有活力、駝縮著、小小哀怨的樣子走著,他的目的地是圖書館。然後有幾位抖擻著慢跑,神清氣爽。有更多像遊魂一樣在晃,單身的,雙人的,三五成群的,背包、相機、完整保暖裝備,明顯是大晦日假期景點店頭關光光無處可去的觀光客,努力地對校園表現出意味盎然的樣子。然後,我被問了三、四次路......

回到市區,觀光客的遊魂感更強了,找地方去,找吃的,或者像是下午剛landing才剛check in飯店不久,先出門混一混、正式行程未開始的感覺。

遊客有遊客不虛度假期的戰鬥力。

而日本人大多消失在街上,大概已經到家團聚,或還在為最後的採購奮戰。

站前的商場如戰場,像大丸百貨食品層,人滿為患,領貨的、買貨的,售貨人員大聲吆喝,炒熱氣氛促購,每個人大包小包繼續衝,好像不用錢一樣,搶到貨才是唯一目標。日本人總是很有耐心,不管有多少人排在結帳櫃檯,他們仍舊耐心等待、精準挑選。而營業中止的六點鐘眼看就要到,沒人急躁、爭先恐後。「鐺鐺」六點到了,理論上要關門,但買的賣的所有人繼續廝殺。

有秩序而自持的戰鬥力是這樣的。

開春和一月二日開市的促銷和福袋搶購也是戰力展現。

福袋算是一種促銷手法,但說穿了就是把東西裝進紙袋,以似乎低於內容物原價的bundle pack漂亮價格賣出。大多時候,顧客根本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搞不好都是一些滯銷貨來清庫存的),抱著一種貪便宜、賭博碰運氣、過年添好運的心情來買。但漸漸的,福袋促銷似乎成了一種必須用心設計、有機會衝業績的工具,所以有些店家會清楚標出福袋明星商品作為帶路貨,加上抽獎之類的誘因,把人氣衝高。許多消費者都會專程做功課,搞清各個店家的福袋銷售時間地點。

在初一與初二,當我十點出門,路上已盡是提著大包小包的人們,有人扛著戰利品往車站巴士站走,準備回到工作崗位,有人則是帶著禮物、穿著光鮮要去親友處拜年。有人拿著空袋、行李箱,往百貨公司方向走去,從背影和步伐來看,貌似要去商場開殺戒,散發著戰鬥力。每每看到這種畫面,都會讓人懷疑總體經濟數據分析說的消費緊縮、景氣無力之類的結論不知從何而來。但這種「交易」的戰鬥力,不管是來自店家或是消費者,會讓人仍保有一些因應經濟疲乏的信心。就我來說,即使不大敗,也總是喜歡在百貨公司週年慶時去繞繞,一眼便看出哪些企業、品牌對於做生意還具實力、還具企圖心,感覺一下普羅大眾仍有心為生活品質精打細算。

這樣來看,日本人還是有競爭力的。

此次自由行,我只有休息以養未來戰鬥力的需求,暫時已無消費的戰鬥力,搬家打包的陰影是消費花錢的抑制劑。
, , , , , , , ,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