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駛過Peace Wall的一道關口,進到牆的另一側,100%天主教徒的社區。最靠近Peace Wall的那排房子看來雖與一般獨棟房屋無異,卻都在後院陽台架上鐵絲網。

Peace wall catholic residence
photo source: http://photoblog.nbcnews.com/_news/2012/11/15/15193605-belfast-peace-wall-still-separates-catholics-protestants

聽司機說,三不五時對面會丟東西,石塊、煙火炮之類的,搞壞他們的草坪、屋子的窗戶玻璃等等,鐵絲網是為了自保自己加的防禦設施。

我們問,「所以挑釁行為一直都有?」

司機說,「沒錯。這種隔牆丟東西還只算是個體行為。」他認為最大的集體挑釁行為是遊行。(我想這位司機是天主教徒吧?)

Loyalist Orange Order Parade

每年新教徒都會在七月左右大規模遊行,為了紀念並慶祝1690年7月12日新教國王威廉三世在Boyne戰役大敗天主教國王詹姆斯二世。這場戰役對新教徒來說是歷史與文化上的重要勝利,奠定新教徒和英國在愛爾蘭的統治地位。參與這樣的遊行,被視為一種對自己身份認同的表現,他們穿著傳統服裝、跟著鼓號樂隊、搖擺旗幟,遊行經過鄰近天主教徒社區的道路。

Nationalist clash
photo source: https://www.theguardian.com/uk/2011/jul/12/northern-ireland-marching-season-violence

當然天主教徒視此為刻意挑釁、揭歷史瘡疤、帶著侮辱意味的行為。假使有人刻意在遊行途中進行擾亂,失控的話就會引發衝突。

澳洲太太覺得不可思議問道,「怎麼都沒想過應該禁止這樣的遊行?」

局外人會從理性規避衝突的角度這樣思考。但弔詭的地方就是,決定可不可以遊行,本身就是一項權力的象徵。再說,遊行對北愛爾蘭人而言,是一種文化活動,是紀念、是慶祝、是表達、是凝聚社群認同意識的行動。所謂「自由」的國家,應有言論行動的自由才是。也有人表示,這種「挑釁示威」的活動,其實提供了釋放不滿憤恨與壓力的管道(這我確實能理解,因為自己會上街遊行的時候確實是帶著忍無可忍、需要取暖的心情沒錯),即使在遊行中發生零星暴力衝突,也大大降低發生持續性暴動騷亂的機率。

Black Taxi Tour的最後來到Falls Road。司機讓我們在共和派禮品店下車走走,那棟大樓也是新芬黨(Sinn Fein)辦公室所在地。

大樓外側畫著Bobby Sands的壁畫,一位長髮的青年,笑容洋溢。兩側的文字寫著:Everyone Republican or otherwise has their own particular role to play…our revenge will be the laughter of our children.

Bobby Sands Mural
photo source: http://www.nydailynews.com/news/world/death-bobby-sands-1981-put-human-face-northern-ireland-troubles-article-1.1071974

Bobby Sands因為他的絕食抗議為世人所知。他身為IRA志願軍、參與抗爭以爭取北愛爾蘭自由及政治權益、持有槍械,他27年的人生有三分之一都在牢裡度過。當時英國政府把所有因政治行動造成的動亂全都當成一般暴力事件處理,因此強烈反對在獄中給予「政治犯特別待遇」。一群入獄的愛爾蘭青年為突顯民權與政治問題,串連抗爭要求當局不可將政治犯同一而視。

1981年,Bobby Sands發起最極端的絕食運動,拒絕進食、飲水,在66天後死亡。在他絕食期間,他當選為下議會成員,他的死因此得到國際社會對北愛爾蘭問題的注目,激發更多人投身北愛爾蘭共和民權運動。

這是壁畫作為記憶歷史與激發族群認同意識最醒目的一例:在共和派心中,他是殉道的義士,在聯合王國派眼裡,他是麻煩份子與恐怖份子。

從那還可以看到路側一直下去稱為International Wall的一大段壁畫。當年天主教徒爭取民權的抗爭運動也和國際團結運動(Solidarity)串連,尤其常見的敘事是攸關因族群自決獨立運動引發的內戰、人權抗爭引發的流血衝突、推翻殖民影響的革命等等。巴勒斯坦民族主義獨立運動、南非反種族隔離運動、加泰隆尼亞、巴斯克地區獨立運動等,「革命」象徵如Che Guevara 切·格瓦拉,都是壁畫主題。伴著人物、旗幟與標語,也少不了槍、血與死亡的意象。

2013-02-28-milltownwide international wall
photo source: https://extramuralactivity.files.wordpress.com/2013/03/2013-02-28-milltownwide.jpeg
(International Wall的壁畫有些會重畫替換。目前找不到2012年秋天的照片,這是2013年二月的international wall)

儘管牆和壁畫都可以在人的意願之下豎立或推倒,但我想牆和壁畫大概一直都會在,至少它一直跟著我到這次旅程結束。

參考資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global/2011/jul/14/northern-ireland-orange-parade-riot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zimato 的頭像
ruzimato

只有旅行和藝術可以自己決定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