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est 2016 RSC production cover
Photo source: https://www.rsc.org.uk/the-tempest/

Shakespeare on stage
9/27/2017 信義威秀影城

繼NT Live在台灣建立穩定觀眾群之後,皇家莎士比亞劇院(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 RSC)的劇作演出現場也引進了。

有機會學習欣賞英國人高水準全方位的戲劇製作是件非常愉快的事。當然,英文能力依舊是障礙,因此這類現場播出附帶具品質的中文字幕,是提升觀劇動機和觀劇經驗的關鍵。

這場2016年RSC的《暴風雨》(Tempest)製作,是莎士比亞逝世400週年系列的尾聲作品。《暴風雨》被視為莎士比亞的封筆之作(生前最後一部獨立完成的完整作品),內容不僅呈現出莎士比亞詩文戲劇藝術的成熟度,也轉化投射了莎士比亞對人性精鍊出的體會與觀點,是一部具有高度脈絡意義的作品。

RSC的藝術總監Gregory Doran,也是此製作的導演,選之作為尾聲,有一部分是對莎士比亞創作生涯的呼應。

一場暴風雨,造成一次船難,船上的那不勒斯國王和其皇親貴族被沖上荒島,卻神奇地平安毫髮無傷。眾人不知,這一切事件都由魔法所驅使。

幕後黑手是魔法師Prospero。十多年前他是米蘭公爵,因沉溺於魔法研究,政權旁落在弟弟Antonio手上。Antonio勾結那不勒斯國王Alonzo篡奪爵位,Prospero與其三歲女兒逃亡漂流至這座荒島。他藉由魔法制服了島上精靈與怪物,十二年來,他一直盤算著復仇計畫。

得知那不勒斯國王Alonzo眾人將經過荒島所在海域,Prospero利用精靈Ariel的力量,召喚出一場暴風雨,將這群仇人帶到島上。

一連串故事線,就在這島上發上。Prospero的女兒Miranda和Alonzo的兒子Fedinard一見鍾情,Prospero對女兒的幸福既想協助又不捨;Prospero的怪物僕人Caliban一直想要反抗主人,聯合船隊的廚師Stephano和小丑Trinculo,圖謀除掉Prospero;Prospero在精靈Ariel的協助下,透過魔法折磨宿敵,接著就要與仇人們再次相見。

劇中看到愛情的美好、親情的可貴,卻也批判嘲諷權力鬥爭陰謀詭計的齷齪。

不同於以往莎士比亞作品的悲劇性,暴風雨設計了圓滿的和解:Prospero決定寬恕他的仇人,將女兒嫁給那不勒斯王子,順利取回爵位,離開荒島,他並且放下魔法,讓精靈與怪物僕人自由。

這個製作的噱頭,除了主演Prospero的演員Simon Russell Beale睽違20年後重返RSC登台之外,就是科技應用的最新實驗。RSC與Intel和Imaginarium Studio合作,嘗試應用「動態捕捉技術」與「即時投影技術」,創造整體場景的魔幻、夢境、虛實難辨這樣的氣氛。

Trailer


最大的突破是讓全劇精靈出沒的魔幻感,化為實況實景。飾演空氣精靈Ariel的演員,身上穿著擁有17顆感測器的動態捕捉衣,藉由他身體的動作再轉投影,在螢幕上投影出不同的avatar,跟著他的動作即時變化。

Act 1 Ariel first appears


科技輔助成就許多幕漂亮而驚艷的舞台效果。

Tempest Prospero circle
Photo source: https://www.rsc.org.uk/the-tempest/production-photos

但也有過於眼花撩亂的地方。

對我來說,這些科技應用所創造的舞台效果大概是蛋糕上的奶油。劇作本身的結構和意涵,早已左右了製作的成敗,演員必須具備真材實料才得以撐起劇作份量。

莎士比亞對我來說真是有困難度的。光是捕捉中英文文本就需要專注力,看劇不得不先暫時從表面開始。

這場《暴風雨》的痛苦指數不算太高,因為劇本結構設計算是相當平易近人。故事情節本身精心設計的起承轉合和段落節奏清晰,即便文本有所遺漏也不妨礙對情節的記憶和理解。加上置入的舞台效果,得以切割情境,還穿插歌唱舞蹈,其中喜劇丑角段落真是非常趣味,讓人可以一路跟上進展而無倦意。

但要探討深度,表層情節的接收就不夠充分了。

暴風雨的導演和演員在訪談影片中說,這是一部有關寬恕與和解的情感旅程。是的,在不到24小時的時間,人物角色從12年的復仇心一下寬恕了,5秒鐘一見鍾情在12小時就可確認締結連理的真純愛情.....我是能了解戲劇有其象徵、寓言人生的功能,只是這類型的劇烈轉折,一直是我很難在當下進入莎士比亞邏輯的理性障礙。

儘管如此,莎士比亞的妙語就是譬喻精準到能讓人立刻感慨。像是:

“The truth you speak doth lack some gentleness, and time to speak it in: you rub the sore, when you should bring the plaster. ”
「您說的自然是真話,但是太苛刻了點,而且現在也不該說這種話;應當是敷膏藥的時候,你卻去觸動痛處。」

“Do not omit the heavy offer of it: it seldom visits sorrow; when it doth, it is a comforter.”
「請您不要拒絕睡神的好意,他不大會降臨到憂愁者的身上;但倘使來了的時候,那是一種安慰。」
“When every grief is entertain’d that’s offer’d, comes to th’ entertainer-dolour comes to him.”
「人如果可以把每一種降臨到他身上的憂愁都容納進他的心裡,那他可就大大的把身子傷了。」

“Most often do so near the bottom run by their own fear or sloth. ”
「向後退的人,為了他們自己的膽小和因循,總是無法得以出頭來。」

諸如此類的妙語佳句雖無法立刻背誦,那印象和關鍵字也夠強大到回家搜尋找出原文,莎翁文字無比的力道確實驚人。

戲劇之王厲害的地方更在那引人深省的餘味。

觀看當下有些感覺,有些觸發,像是劇作處處呈現的不同權力關係和詭譎角力,讓人不可避免聯想其政治意味;小島的歸屬,顯然可與殖民和所謂西方帝國主義連結,Prospero與Ariel和Caliban,就是兩種不同的模式;自由與奴役憑藉著什麼樣的權力劃分,權力是天賦或是自予的等等。劇情快速進展與排山倒海的文本讓人還無暇進一步省思.......

一直到最後,莎士比亞大概還是怕觀眾看不懂,在Epliogue給了提示。

Epilogue對我來說是震撼的,大概是因為演員太厲害,訊息太濃烈,呈現太精純。

一切都那麼簡單:強烈的獨腳戲,Prospero一個人留在台上,單一的聚光燈照在他身上。

Now my charms are all o'erthrown,
And what strength I have’s mine own,
Which is most faint. Now, ’tis true,
I must be here confined by you,
Or sent to Naples. Let me not,
Since I have my dukedom got
And pardoned the deceiver, dwell
In this bare island by your spell,
But release me from my bands
With the help of your good hands.
Gentle breath of yours my sails
Must fill, or else my project fails,
Which was to please. Now I want
Spirits to enforce, art to enchant,
And my ending is despair,
Unless I be relieved by prayer,
Which pierces so that it assaults
Mercy itself and frees all faults.
As you from crimes would pardoned be,
Let your indulgence set me free.

Prospero放下他的魔法,這曾是他控制所有一切的力量。他寬恕了曾經傷害過他的人。在這孤島上,他仿若在此地為王,卻實如囚犯。於是他祈問觀眾,能否讓他離開這個形同囚禁一樣的地方。當觀眾鼓掌,他算是得到應許才能離開舞台。然後全劇結束。

當下好似有些恍然大悟,卻也算不上是那種糾心糾肺和腦漿猛滾的激發。像是接了個火種,它就在回家之後漸漸醞釀悶燒了,過了好幾天都還在想「他要人反思什麼」,覺得有東西想要記下來、需要被誘發出來的那種感覺。(所以還是帶著一些問號寫了這篇.......)

回歸到劇名「暴風雨」吧?

開場的暴風雨是Prospero一手策劃的變局,起於積恨與復仇之心的宣洩。

驅動Prospero轉念的是看似毫無人性但恪守主人意志行事無背叛之心的精靈Ariel。

船難後漂流至荒島的眾人被Prospero和Ariel的魔法嚇得快發瘋,又餓得半死,還被迫看到許多恐怖的景象,以懲示他們過往對待Prospero的殘忍。

這群人被整成一種身心快崩潰的狀態。Ariel告訴他的主人說,他相信他們是真正悔過了,他自己雖是個精靈,也覺得他們很可憐。

Prospero聽完百感交集痛苦地嘆吼「啊~~~」,然後說,「Ariel, 那就把他們帶到這兒來吧!你不過是個精靈,要是連你看了他們受苦都動了心,那麼我跟他們同樣是人,難道就能夠不同情他們嗎?快把他們帶來吧,可愛的Ariel。」

這是一個反諷,究竟人性存於何者?

最後Prospero在離開荒島前,依約解除Ariel對他的義務,放他自由。Ariel向Prospero告別:「謝謝你,我親愛的主人。可是,讓我先用和風把你們的船吹送到家,然後你再跟幫助過你的這個忠實的僕人告別吧!主人,等我恢復了自由,我會活得多麼開心啊!」

劇末Prospero(表面上)放下權力、透過寬恕來祈求自己的自由。也許他也渴想著如精靈高唱著的快活(Merrily, merrily shall I live now),但Prospero似乎還沒有獲取新的力量來駕馭他內在的暗潮洶湧。於是,他的自我困囚仍待(外在)觀眾的寬容恩惠於予解脫,他歸鄉之旅的風平浪靜,仍待Ariel為他護航。

人心中潛在的暴風雨仍未止息。或者,有止息的可能嗎?比起天象,真正難測難控的,還是人心吧?

參考資料:
https://www.rsc.org.uk/the-tempest
http://nfs.sparknotes.com/tempest/page_202.html


延伸閱讀:
李爾王(歐利維耶 畢 製作)
貝多芬暴風雨鋼琴奏鳴曲 Beethoven Tempest Sonat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zimato 的頭像
ruzimato

只有旅行和藝術可以自己決定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