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mei comparision
Photo source: http://blog.livedoor.jp/happy10dayo-sanpo12/archives/1043480453.html

趁著奧運賽事消息,想起久久前偶然看到的節目和手邊的筆記。

那時的羽生才剛掛著奧運金牌的光環,3年過去了,現在正在平昌為衛冕而戰。

花式溜冰果真是一個真正沒有老人的運動。金牌冠軍們,似乎得在20歲前就站上高峰,今年24歲的羽生已經被叫做老將了。

但精益求精是所有運動選手和藝術家的信念,即使已經站上舞台的頂峰,都還戰戰兢兢要力求突破。

那時羽生以「陰陽師」作為2015/2016賽季長曲表演主題,將電影主題曲音樂作為編舞的基礎,並參考野村萬齋在電影中的一些姿態、手勢與片尾的舞蹈,將動作元素轉化到編舞之中。於是便親自向在2001年電影陰陽師中飾演安倍晴明的野村萬齋請教表演的眉角。

(插播給不認識野村萬齋的人:野村萬齋雖在一般藝能活動也相當活躍,例如參加電影、電視節目、劇場演出,但他的本業是狂言師,出身藝術世家,現任世田谷公共劇場藝術總監。)

這段對談被羽生結弦稱為「夢幻的對話」。

羽生真是位可愛單純得不得了的小後輩,完全臣服於大哥哥的氣場(野村居然要50歲了!其實當他爸也不為過..),但野村有時也忍不住露出「你這小孩也太誇張激動了吧」的表情......

節目剪接有很多重複廢話,但裡面野村萬齋與小後輩分享有關表演的關鍵要素,極有層次,覺得內容頗有啟發,值得紀錄。



以下摘錄一些重點:

一,做出令觀眾意想不到的相反動作,去凸顯張力,抓住觀眾目光和興趣。

二,型的宿命。(這是我最有咀嚼的一段,因為我是個很在意「型」但又正在努力從「型」裡跳脫的人)

要傳承某些已有既定基礎規範的藝術,具備基礎技巧是表演最最基本的條件。必須牢牢守護那個「型」,不讓它節外生枝或偏離,等到想要隨時順心展現風格時,「型」已經在那了。

而「型」的具備,往往出自與反覆的練習(有時甚至是機械性的操練)。

另一個角度談「型」,便是,「型」是大家都已經知道的事,不只是技巧而已,有時是連動作、劇本、演出方式都已經有譜了。那麼在這樣的狀況下,還能怎麼去善用「型」或突破「型」來展現自己?

野村說,就算如此,讓觀眾「眼睛一亮」的企圖心就更為重要。他說這是從事由「型」塑造的藝術的一種宿命。理想上要表現出超越觀眾所期望看到的;若暫不談超越,至少要做得比觀眾的期望更多或超前於觀眾的期望。

為了凸顯「型」的表現效果,最需要注意的是輕重緩急,強調真正的重點。演技要有收有放。

三,野村針對羽生的長曲舞碼提出他個人的建議。(其實還是在講「型」)

動作本身是有目的和意義的,必須被覺知覺察。當你了解動作外型的本質之後,並清楚自己想要在
動作中明確展現的重點為何時,你便知道在不同條件下如何應變卻不失動作的精神。背後重要的仍是一種「意識」。「型」的意義要靠自己去意會。

例如,野村指出,電影最後舞蹈的動作需顧及服裝特性和畫面平衡感,並且考慮晴明的身份而設計出掌管天地人的手勢。意味著,動作意義的產生,也與背景脈絡(context)息息相關。

我覺得很好笑的地方是,野村超直白地表示「你那手是在那邊幹嘛!」這也凸顯很多時候,人去模仿外型卻不知外型被塑造成如此的所以然,於是反而失去了做那動作真正的意義和精神。

我也非常佩服野村在回答「結尾動作」那個問題的高度。

鼓聲是結尾表面上的符碼,但結尾更重要的目標是,如何讓觀眾把視線放在你身上。

掌握這個道理之後,你就知道變通。如果在冰上不能用腳來表現,也可以用手。(突然想到一個無聊的類比:肚子餓了要吃飯,沒飯吃時可以怎麼樣?你可能就會吃麵)這意味著,野村說,你不是被鼓聲所制,而是由你去掌控它,展現的是你的力量。

四,讓人記憶深刻的表演需要具備什麼條件?

除了意識到你的觀眾之外,也要感受整體場地的氣氛,去支配整個場域,讓自己的意識和氣場帶動到整個會場。把時空感和氣場能量都拉到自己這邊,還把它穿戴起來。

這些道理真的適用於各種表演上面,也是提升層次、厚度和差異性的關鍵。

經過指點之後,羽生的架式和氣場真的不同了~
Seimei before after
Photo source: http://amtam.jp/post-715

最後就分別看一下野村和羽生的表演,一邊思考野村所談的表演眉角~

野村萬齋 - 陰陽師 片尾舞蹈
(想當年看陰陽師時看到片尾這段想說一般演員怎麼可能跳得出這麼美的舞蹈,去查了才知他大有來頭....)


羽生結弦在世界錦標賽打破紀錄得到330.43高分的SEIMEI長曲演出



延伸閱讀:
花式溜冰Russian Styl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zimato 的頭像
ruzimato

只有旅行和藝術可以自己決定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