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內創作評論文章,非經本人同意,請勿任意轉載或修改。
12/27 20:00 花雪月風
12/28 14:30 月雪風花
華山創意園區中5館

Chanceformation

挑戰當下之作

影舞集推出一次全即興創作的演出,透過風(時間)花(情感)雪(冷熱)月(明暗)四個主題,呈現未知不可期的各種排列組合。由觀眾決定舞者出場前後與風花雪月上演的次序。舞者、音樂、影像、燈光,各個隨時變、隨著變。

我很難相信這是即興,因為有太多天一無縫的完美;但它真的是即興,兩場演出中雖有某些雷同橋段、錯過或尷尬的小狀況,但沒有任何重覆的過程與時刻。隨之變不像表演,倒像一場充滿偶然與巧合、真實卻又虛幻的人生旅程。

台上的絢爛靈光

穿著紅衣的女人踩著像探戈的步伐,擺動的身軀散發成熟韻味;拿著一朵紅玫瑰的男人從遠處靠近,走著看著,就是不接觸她。男人用嘴咬起落在地上的玫瑰,仰望面前風姿綽約的女人,用花拂過她的胸頸。女人被撥弄了,卻也欲擒故縱。雙人舞出挑逗愛慕、甜蜜柔情,肢體動作的互動戲味濃濃,情調四溢。燈光調度增添虛實相映的趣味,舞者與牆上同伴的影子對舞:追求者面對心儀對象時顯得渺小,不確定對方心意時,似乎怎也摸不著。內心戲就在燈影間表露於外。

這是週六的花,我卻想起細膩情欲的索拉(Carlos Saura)。

女人獨自在暗夜中如夢遊般移動,一下狂奔一下靜止,一下姿態優雅,一下變形成蟲獸般身軀。男人出現後,女人慢慢冷靜,兩人開始有了浪漫柔情的對舞,穿插著些許感官情欲的意味。但雙人舞如漸漸走向鋼索,男人得不斷回應那些歇斯底里的緊繃壓力。女人瀕臨失控,男人兀然從背後緊抱,在她耳邊喃喃,像是安撫又像威脅,女人手指遠方,眼神發狂崩潰卻又醒悟鎮靜。最後兩人相扶而行,是挾持、做戲、或是最後的溫存,然後在暗處分道揚鑣。

這是週日的風,我卻想起狂亂不羈的巴黎野玫瑰(32.7 le matin)。

妝點瞬間幻妙的巧手慧心

舞者是幕前明星、傳遞故事意念的具體媒介與幕後素材的轉譯者。他們的身體、眼神、表情和情緒,富含戲味和感覺,集聚觀眾目光。古名伸的靈變韻味與沒有界限讓人五體投地,張曉雄身體的速度和質地硬是要得。兩人在台上默契十足,充滿化學效應。

影像大多是氛圍的營造者,有時是美妙變奏。例如有段旅途與老電影交替的影像,疊上舞者前段動作錄影的play back。野林小徑上騎乘單車,舞池上的華爾茲,舞者錄影不同速度的play back,道道白影層疊,快慢更迭,流逝了又倒返。風在這裡,玩味時間和空間的交錯。

音樂則主導大部份演出,牽動表演的情緒和調性,引領又跟隨著場上的變。最後一場的最後一刻,投影花瓣落下,音樂送出老放映機膠卷到底後喀的一聲斷響,燈光暗下,為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風花雪月畫下句點又留下餘韻。

從座上呼喚回應,凝結感動

座台上的觀眾好像成了即興演出的一部份,當下的故事和瞬間的感受,因為觸發觀眾內心的呼喊而完整。我期待或預測下個當下的發生,對上時,頓時有種魔妙的愉悅;沒對上時,台上讓人驚奇、讚佩。我感覺觀演中的每個當下稍縱即逝,但心神卻因感動而凝定在過去。

演後座談提到即興創作的價值:即興是種表達與觸動,每個當下是決定、觀點、也是結果;即興更是種冒險,每個當下產生問題也解決問題。人可以大膽挑戰,因為有所覺知,因此自由安然。即興的種種反應人生哲理,古名伸說:「每次演出的過程都如真實人生一般,令人無法捉摸。」當下雖不可逆也不可留,但觀演瞬間的感動和意義,以及演出團隊無保留的熱情、專注和正面能量,卻將烙印。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ckey
  • 真是一次很難得、很特異、很令人大開眼界而且回味無窮的演出!
    能看到這次演出真是幸福,早知道是這樣「從頭即興到尾」(這「頭尾」可不止是在說時間而已!)的表演形式,
    我非看它個4場不可!

    古名伸真是了得,她那流滿戲劇張力的、矯健的、charming的49歲身體,全身都是戲,就連頭髮都仿佛在演戲,
    我想用「神奇」來形容她,那會是怎麼樣的生活智慧、經歷和訓練,才能累積出她身體裡無窮盡的資料庫,
    而成就這一場場精采豐富的即興演出...(她使我想起千面女郎的譚寶蓮..)

    我想即興的迷人之處就在於,在台上會和燈光舞伴擦出什麼火花,誰也不知道,但是在某一個瞬間若是契合了,
    那個悸動所釋放出來的效應,真會讓全場的人起雞皮疙瘩吧!
    不管是對舞者或台下的觀眾來說,那還真不是一個「爽」字能道盡的感覺...,我想這也只有即興可以吧!

    那相反的,若是二人在台上玩得太開心了,各彈各的調,又會是什麼狀況呢?

    總之,這個舞台有著太多太多的可能性,而且就是他們二人的了,表面上他們好像受著音樂,燈光以及背後影像的操縱,
    但他們應該會是trigger多數下一個事件的作手,因為觀眾最專注看到的還是台上的舞者,
    所以其他元素多少總要配合他們一下吧!

    如果他們再調皮一點,顛覆一下主流或傳統既定的邏輯,會不會有更多奇蹟呢?

    哈哈...,這真是太有趣了,不過要玩即興也不是上過即興課,有著極佳的身體敏銳度的人就可以玩的,
    腦子裡還真得有點料才行,我還是乖乖的當著支持的觀眾就好了!

    即興演出過程中許多touching的當下,剎那即已成為永恆,好一個「不可逆也不可留」,
    人性的貪嗔痴使我感嘆,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更令人低迴不已吧!

    真期待古古下一次的演出.....



  • 版主
  • 你把我又帶回隨之變的現場和看完演出後的那種特別的心理和情緒狀態。
    隨之變,處處變,我們連座位最後都偏了一兩個位置,但這兩場表演中唯一不變的事就是你坐在我旁邊.....

    即興演出神奇到像編排過的過程,有些排練編舞作品卻給人即興的感覺,這在舞蹈中發生,也在人生的很多片段中發生。

    其實每個人都可以玩即興的!我記得老師曾說過,在生活中就可以練習即興,你今天決定要從右邊下床還是左邊下床,用右手刷牙還是左手刷牙,就在嘗試,就在即興啦!

    有機會來玩玩即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