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內創作評論文章,非經本人同意,請勿任意轉載或修改。

花式溜冰真是一種獨特的運動與藝術表現形式。

有人說,那是冰上的舞蹈。由於冰面與滑速等特殊物理性,造就陸上舞蹈所無法表現的效果。技巧難度固然是亮點與得分要件,各種四圈轉不斷挑戰人體能力的極限,但其藝術性還是引人入勝的關鍵。

評審以五大構面來評判藝術表現:skating skills、 transitions、 performance、 composition與interpretation of music。

 


前兩項基本上指的是選手如何在冰上移動。skating skills著眼選手的速度與力道,越是看起來輕巧滑順如飛翔般優美的,越能得到好的評價。transition注重動作與動作之間的連接。

後三項就有較多選手個人美學藝術選擇與裁判個人眼光的主觀意見。

composition指的是整套節目的組織編排。performance指的則是選手動作整體表現的美感,像是跳躍到空中、落冰的狀態和姿勢、進行footwork系列動作時,身體線條、手腳延伸感、姿勢和alignment。interpretation of the music,指的是選手如何詮釋表現音樂。

或許可用編舞音樂性來概括這一切。也不是說有adagio或legato質地的音樂就一定吃香,而著眼於整體的協調。其實可以很直觀地說,如果觀眾覺得某位選手在作品的執行表現上有些卡或不夠美,那麼這藝術性大概都還有提升的空間。


短曲對於必須執行的技術項目有嚴格的限定(例如非得有多少種跳躍與跳躍組合、旋轉類型、footwork系列的組成等等),在這樣的框架下如果還能秀出絕佳音樂性,是確實過人。

羽生結弦這次的短曲就是一個完美的示範。

Yuzuru Hanyu short program: Chopin Ballade No. 1


Evgenia Medvedeva的短曲也是技藝雙全。

Evgenia Medvedeva short program: Chopin Nocturne


花式溜冰的美姿就如同一雙乘著音樂的翅膀,將人帶往夢幻的國度,不就是羽生結弦的這首Swan嗎?


參考資料:
https://www.vox.com/culture/2018/2/14/17004314/figure-skating-scoring-winter-olympics-201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zimato 的頭像
ruzimato

只有旅行和藝術可以自己決定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版主
  • ㄧ定要補上分享這段高橋大輔在2013/2014賽季的短曲,是音樂、編舞、「演技」(覺得這日文精準表達了技巧和表演性整合一體的概念)完美融合的代表作之一。
    https://youtu.be/JDeqF4ECChM
    當年高橋大輔(也是人氣沸騰之冰上美男子一枚)已經27歲,傷癒回歸冰場,後有明日新星羽生的崛起,力圖爭取第三度參加奧運競技的機會,激揚的心情全然表現投射在同等澎湃的音樂之中。他雖然沒有羽生的柔軟和纖長,但編舞家充分發揮他飽滿狂放的身體特性,從另一種切入方式來表現身體線條,更大膽的curve、spiral,強調張力,呼應襯托高橋很獨特的lyrical表現力,尤其在後半段非常細緻充滿輕重緩急的step sequence/footwork和spin,和音樂交融一體,看得熱血沸騰而感動。完全不同於羽生那種超凡通往夢幻的美,高橋的是人間情感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