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etipa Way

要欣賞Petipa的天賦,就得接受他結構芭蕾的方式。

Petipa作品的重要基礎來自於音樂,他固定和一些作曲家合作,不管是大名鼎鼎的Tchaikovsky或Glanzunov,還是較次要的作曲家如Cesare Pugni和Leon Minkus,Petipa通常都給作曲家非常詳盡的指示,清楚交待他對音樂的期望和需求。

力求音樂與舞蹈相互搭配的原則下,Petipa的芭蕾通常包括一連串的事件和情景,有啞劇、古典舞蹈、性格舞、半性格舞、抒情的舞蹈、戲劇性的舞蹈和divertissement等等,用來呈現具備童話或民間故事色彩的故事,男女主人翁不論職業為何總仍有著公主王子的貴族特質和浪漫性情,洋溢嫻雅、嬌羞、活潑、天真的刻畫,講究男女魅力的搭配和平衡。

Petipa在他的芭蕾中會刻意使用許多不同風格的動作:英雄/女英雄或扮演仙女精靈的舞者通常演出的是古典舞蹈中的基本形式;性格舞(character dance/caractère)則從民俗舞如mazurka, czardas或tantella衍生而來,或是為了敘述特定的職業、社會階級等特色而設計;半性格舞(demi-character dance/ demi-caractère)則在古典舞蹈中加入性格角色的特點,用來突顯一些有喜劇性和伶俐個性的角色如Coppélia的Swanilda。

不過他的舞台服裝就未必如舞步動作般講究或符合風格了。一些次要角色的服裝通常還算符合舞劇的時代背景或地理特色,但主角的服裝一定很傳統。例如,The Daughter of Pharaoh的Aspicia仍舊穿著tutu,僅由tutu上的蓮花圖案代表她埃及人的身份;西班牙人同樣穿著tutu,用耳邊髮際插戴的玫瑰來表現「西班牙味」;就算舞星扮演奴隸的角色,她還是帶著她最愛的珠寶上台。


[穿著tutu的埃及公主/The Daughter of Pharaoh]


[穿著紅黑tutu的西班牙姑娘/Don Quixote]

在劇情部份,Petipa的芭蕾非常十分多元,有華麗戲劇如The Daughter of Pharaoh,也有輕喜劇像由塞凡提斯小說改編的Don Quixote。有些芭蕾的劇情只是用來串連一系列精采舞蹈的工具,以Raymonda為例,沒人有太多興趣了解十字軍如何把匈牙利公主從伊斯蘭教徒中解救出來,但至今觀眾仍舊喜愛Raymonda裡結合古典主義和匈牙利異國情調的舞蹈。在這類型的作品中,Petipa讓舞蹈的獨立性提高,透過舞蹈本身敘事。


[Sylvia Guillem’s Raymonda Variation,音樂和手勢充份展現匈牙利情調]

不管故事多簡單,Petipa還是要花三到四幕去敘述事情的經過。在舞劇接近尾聲時,不管與故事相不相關、會不會幫助敘事,為了單純的娛樂目的,他都會放入一連串divertissement。導出divertissement的方法大多是邀請賓客來參加婚禮,或是介紹蒞臨皇宮城堡的貴賓,但divertissement和劇情間的關係通常還是頗為薄弱。在舞劇最後,傳統上安排依照嚴格形式呈現的grand pas de deux:先是舞星的進場(the entreé),接著是強調抒情敘事與持續平衡動作的慢板(the adagio),然後是男舞者、女舞者的獨舞(variation),最後男女舞者再次同台,演出快速的舞步完成結尾(the coda)。這雙人舞看來雖然很刻板,卻能有效呈現許多對比性的動作,展現舞者的高超技巧,直到今日仍有許多編舞家繼續沿用這樣的模式。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