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內創作評論文章,非經本人同意,請勿任意轉載或修改。
冬季奧運在不受台灣媒體重視的情況下,「悄悄」閉幕了。我沒在電視上看到半場比賽,但也不覺得太可惜。感嘆的只是,俄羅斯冰上帝國融化了。

這是三、四十年來,第一次沒有俄國人(含過去蘇聯時代)拿下冬季奧運花式溜冰的金牌。 今年,本來很高興Plushenko有參賽(他竟是我唯一還認識的線上選手),但最後竟然只落居銀牌。

我還是上youtube看了一下今年金牌得主的表現:身材修長,服裝規矩,動作流暢,表現穩健。似乎沒什麼好挑三撿四的,但我會想轉台。

這不禁讓我又懷舊了起來,想念那迴腸盪氣或熱血沸騰的Russian Style,和rink上老將新秀間競爭的火花和力求突破的鬥志。時代變了嗎?

喜愛花式溜冰的Russian style脫離不了我對古典音樂、古典芭蕾和俄國人情感表現方式的欣賞,還有對於美好外表的喜愛。膚淺地說,從許多不同角度來看Russian style, 外貌協會如我,外表是風格的一部份, 一定包括俊美可愛的臉蛋和纖細而勻稱的身材。再來,更正經的當然是技巧和藝術性,最大的特色是外冷內熱的passion和power。音樂與舞蹈(和伏特加)是俄國人的血液,每當看到花式溜冰的選手在冰上穿梭,讓人不禁讚嘆他們的優美細緻:強壯精實的下肢和核心,柔軟自由的身體,優美到位的port de pas,跳躍、旋轉、footwork,音樂性加戲劇性,成就他們兼顧技巧與藝術的特質。他們所接受嚴格的訓練,造就強韌的身體能力、溜冰技巧和舞蹈能力,要在一段時間中,極為密集地做出各種組合。這是對身心都加諸極大壓力的挑戰,還有許多因為冰上和冰刀可能帶來的風險。這也因此是一項讓觀眾著迷的運動。

自1964年到2006 年,雙人花式金牌從未離開俄國人之手,80、90年代俄國的雙人組合可稱得上是Russian Style的終極代表。看過1994年冬運的沒人能忘記精彩絕倫的雙人比賽。

1994年金牌得主(同時也是1988年金牌得主)是夫妻檔Gordeeva和Grinkov。他們這種金童玉女超登對的外型組合已經加分不少,加上兩人從青梅竹馬搭檔最後成為恩愛夫妻的浪漫故事,更是為這個以貝多芬月光奏鳴曲為題的長曲演出增添色彩。這是柔美浪漫型的Russian Style,像Kirov在跳睡美人。

Gordeeva and Grinkov 1994 Olympics Long Program Beethoven Moonlight Sonata


1994年銀牌(同時也是1992年金牌得主)得主Mishkutenkok和Dmitriev則是另一種Russian Style,同樣優美感人,內心深處源源湧出的passion和身體散發的張力和能量,和Rachmaninov的音樂緊密結合。這是敢愛敢恨戲劇色彩強烈的Russian Style,像Bolshoi在跳 Spartacus。以動人和感人度來比較,我其實比較喜歡這對組合。

Mishkutenkok & Dmitriev 1994 Olympics Long Program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 3


俄國冰上帝國的另一個支柱就是男子花式。1994年到2006年,男子花式也都是俄國人的天下。

1994年金牌Urmanov,標榜的是俄式宮廷古典風, 幾分Hugh Grant貴公子時期的氣質,華麗的服裝加上非常芭蕾的風格,讓他具備差異化的特色 。

Alexei Urmanov 1994 Olympic Long Program Opera/Classical Music Melody


1998年金牌Kulik是俄羅斯溜冰金童的第一代,天賦讓他快速崛起,不過欠缺相對穩定的參賽成績也成了一些人批評他的地方。他的表演不論是選曲或編舞,都相對現代感,卻也「冷感」,屬於抽象派的表演風格,他看起來總是遊刃有餘,鮮少展現情緒。除了長相總讓我想起Peterushka之外,他其實不太俄國。

Ilya Kulik 1998 Olympics Long Program Rhapsody in Blue


1998年後的男子溜冰可以說是兩大金童競逐的時代。只相差兩歲且師出同門的Yagudin和Plushenko輪流稱霸好幾年各大賽事的冠亞軍。兩人各有其風格,但同樣讓觀眾大開眼界。也因為兩人白熱化的競爭,總是互相刺激出高水準表現,讓觀眾大呼過癮。

Yagudin在1998年頂著European Champion的頭銜參加冬季奧運,帶回不盡人意的第五名。

Yagudin 1998 Olympics Short Program Russian Folk Music


2002年Yagudin重回冬季奧運,在短曲和長曲皆穩健而精湛表現,壓過短曲失常的Plushenko,奪得勝利。Yagudin的風格在我看來非常俄國,純熟的技巧(特別是精準的footwork)不說,他格外擅長表現深刻澎湃情感的作品,是 「put yourself in and give yourself all」的典型 。從早期俄國民俗風和古典音樂的演繹到後期似乎多以電影戲劇為啟發的作品,Yagudin是個冰上的舞者兼演員,用身體動作來詮釋內在情緒,使他往往贏得觀眾的共鳴。

Yagudin 2002 Olympics Short Program Winter


Plushenko則是另一種風格,小時候的他真的很像俄羅斯洋娃娃,舉手投足仍是精準優雅的俄派古典風,但他的驚人跳躍能力和速度感卻也如同俄羅斯烏茲衝鋒槍可以給予對手猛烈攻擊,加上一種幾近驕傲的自信,表演起節奏強烈的拉丁風作品(Don Quixote、Tango、Carmen之類)與俄羅斯民俗音樂時格外有味道。永遠讓人忘不了的是看到一個男孩做出驚人的Biellmann Spin,他的柔軟度和身體延展的能力讓人印象深刻。 2002年冬運獲得銀牌,四年後奪下金牌。

Plushenko 2002 Olympics Long Program Carmen Suite


Plushenko 2006 Olympics Short Program Tosca


有人批評Russian Style等同於炫技,諷嘲俄國選手是跳轉的機器。我倒認為Russian Style是以紮實技巧為根本,用以支撐藝術性和表現力,外表顯露的冷靜自信和優美身體與動作線條,包裹著每位選手的性格和這位選手一路養成的幕後點滴苦樂。

承續這些Russian Style的俄國選手還是有,只不過競爭優勢不再絕對。冰上帝國解體或許起因自戰力的斷層,但更應該是整個大環境變遷的結果。過往相對封閉的時代,潛力選手和菁英養成是一個封閉系統下的產物(也有人說裁判都受俄國人所支配)。現在,隨著當年黃金時代的優秀選手轉換跑道成為教練,且多人移居歐美後,俄國的精良訓練方法和Russian Style不再是俄國人的專利。加上裁判標準和競賽規則改變 ,競技的偏好與要求重新定義了。競爭者各個精磨本事,北美系統一直是花式溜冰界中的一支勁旅, 近年來崛起的北亞選手也在冰界佔有一席之地。當競爭者不斷成長精進,足以承接過去頂尖水準的新秀未能及時出線時,帝國也有瓦解的一天。永續經營且常據高峰,果然是困難異常的目標。

但對於喜愛俄國溜冰風格與俄國選手的觀眾來說,看到帝國融化,看到比賽少了那種冒險、意圖突破極限的企圖心、能讓人心動興奮的演出,心情難免失落,不禁懷念起帝國全盛時期的美好 - 那種帶著期望又帶著擔憂等待quadruple等各種高難度轉跳組合或throw jump著地的心情。

2014年冬運在Sochi(另一位Genya的家鄉),俄國人勢必摩拳擦掌要扳回一成,拭目以待。

後記:關於本篇文章,我免不了抱怨一下,今年台灣媒體居然鮮少報導冬季奧運。雖然冬季運動對於亞熱帶國家難免有些距離感,但也未免太不重視這四年一次的運動盛事了吧?Youtube上因為影片觸犯國際奧委會的權益,居然把2010比賽的片段都移除了…

延伸影音:

13歲的Plushenko:1995-96 Junior World Championship Long Program Don Quixote


18歲的 Yagudin:1999 World Championship Long Program Lawrence Of Arabia


Viktor Petrenko (是烏克蘭人,代表蘇聯在1992年獲得冬運金牌):1991 World Championship Short Program “Carmen” (評論說,Plushenko跟Petrenko的風格和優勢很像,比較看看!我覺得他的spin很美,非常精準乾淨但動感。)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onc
  • Indeed. I remember the good old time with the Russian skaters on ice! particularly Yagudin is my love! haha!
  • 版主
  • To conc: I am disappointed that you didn't leave your name as "Yagudina". I absolutely agree that Yagudin is the best among your love"s"...haha...
  • Mickey
  • 哇!好看的男子花式滑冰,真是精采!
    當年我在瘋花式滑冰時,除了乘風的舞姿和跳躍旋轉外,也為運動員在場上所表現出的『壓力下的優雅』而著迷,這麼難的運動,是要付出怎麼樣的熱情去苦練?在滑冰戰場上,要有何等過人的抗壓力,才能成就令人偋息的演出?這些令人敬佩的運動員又要如何有智慧的面對比賽的得失?最令我回憶的就數在98年長野和2002年塩湖城冬運都發生失誤,二次與奧運金牌擦身而過,而空留遺憾的美國華裔選手關穎珊了!
  • 版主
  • Mickey你說得好 - 壓力下的優雅。比賽結果有時跟運氣和當時狀態有關,像Urmanov那年贏得金牌是因為他比別人摔得少。一個能夠穩定保持在高水準狀態下的選手,他們平日練習準備下的工夫必定更深。除了面對比賽得失需要智慧和修煉之外,面對自己身體狀態更是關鍵。溜冰選手髖關節膝關節的傷特別常見,要從受傷中重新站起來,身體復健固然艱困,心理上找回motivation、鬥志和自信心更是殘酷的挑戰。真的要對傑出的運動藝術家表示敬意。
  • 林易靜
  • 難怪在youtube上找不到曾經看過的"小丑"男子花式溜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