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ies cover
photo source: https://shop.nationaltheatre.org.uk/follies-programme.html

National Theater Live
6/24/2018 信義威秀影城

對於非音樂劇愛好者的我,為什麼去看《富麗秀》?

大概是抱著開眼界、去體會音樂劇製作之不易的心情吧?

英國國家劇院相當罕見以音樂劇作為主場節目,重新復排美國音樂劇大師Stephen Sondheim於1971年創作的《富麗秀》(Follies)。這場大編制而成本昂貴的製作,網羅37名演員與21人的管絃樂團,在現場同步重現風光音樂劇時代的輝煌風華。

Follies opening
photo source: http://www.observertoday.com/local-entertainment/2017/11/opera-house-presents-national-theatre-lives-follies/

故事情節很簡單,一群老人緬懷過往的一次聚會。

百老匯一家衰敗的劇院即將拆除改建為辦公大樓。過往曾在此劇院演出Weismann’s Follies,這些充滿娛樂效果的歌舞秀,曾在大戰期間為觀眾帶來樂趣與撫慰。如今事過境遷,當年的明星們再次相聚,向過往風華告別。她們紛紛唱起當年的老歌,盛況的緬懷油然而生,倩影卻不再,夾雜感慨、惆悵、辛酸。

歌舞秀、劇場生態、娛樂事業,曾經是戰時戰後美國社會精神上的慰藉和暫離現實的夢幻體驗。當年,製作人推出美女華服、架起炫麗舞台、上演熱鬧歌舞,如同笨蛋(英文follies原意)般不計成本砸錢來討好觀眾。面對電視、網路興起的新時代,觀眾娛樂選擇太多了,還需要劇場嗎?劇場製作是否都是follies秀(笨蛋才願意做的製作)?

相較於長江後浪推前浪的演藝事業,更美更強更搞怪更勇猛的表演者,一群老人有什麼好看的?

對華麗歌舞秀的致敬與緬懷,人性面對過去與現況未能滿足總有遺憾的糾結情緒,不知何去何從的焦慮,這些都是Sondheim相當細膩的反思。

對我而言,老人們正是全劇最大的賣點 — 一群值得尊敬而讚嘆的音樂劇演員,尤其是年過半百、身材早已不再完美、容貌失去亮點的叔叔伯伯阿姨奶奶們,展現他們過人的演技、歌技、肢體表演能力,詮釋著對音樂劇之夢幻風華的緬懷反思,對未竟之宿願的投射。對比年輕演員的青澀,讓人讚嘆,「藝」是如何淬煉累積出來的。

Follies at closing
photo source: https://www.standard.co.uk/go/london/theatre/follies-theatre-review-imelda-staunton-gives-a-piercing-performance-in-gorgeous-sondheim-revival-a3682761.html

演員卡司中,好幾位都多次贏取音樂劇權威獎項。更可怕的地方在於,這些人不只能演音樂劇,他們有些也演出莎士比亞作品和經典劇作,有些人則其實是歌劇歌手。恐怕也只有像百老匯和西區這樣的地方,從學院訓練、表演團體與劇院匯集,各路人馬高手來來去去,才培養得起夠多這種等級的演員,讓他們有各種練功、謀生、求藝術突破的機會。然後,還得等演員「熟成」,有夠多厲害的老人,才演得起《富麗秀》這樣的製作。若要奉上全本全裝的舞台服裝,除了樂團和演員卡司之外,銀彈和設計人才也必須充足,才撐得起場。也不意外自首演以來,完整復排次數是寥寥能數。


《富麗秀》,無庸是場實力秀,劇團與製作戰力的火力展現,也是現場劇場演出向其他表演型態的互別苗頭的聲勢之舉。

另一個角度來看音樂劇的實力,就看有多少歌曲旋律繚繞觀眾心頭,在離開劇院後仍能哼上幾句。

《富麗秀》有超過20首歌曲,也塑造了許多亮麗場面。我承認中間有些段落讓我不耐,因為無法將照單全收音樂劇的風格。但的確有許許多多非常好聽的歌曲,而且歌詞的著力極深。蠻喜歡Sondheim刻意模仿早期百老匯富麗秀風格所寫出的懷舊音樂曲調與編曲方式,果真有種「風華絕代」的感覺。

讓我繚繞心頭的大概是以下這幾首,留給自己一個紀錄。

(可惜網路上找不到這檔製作的演唱影片,只能找到過去演出或錄音的片段)

Beautiful Girls 開場的第一首大曲子,編曲構成與舞台呈現,帶來超級歌舞劇的華麗和振奮。

“Those beautiful girls, that’s what you’ve been waiting for.”

Follies beautiful girls
Photo source: Youtube

Beautiful girls - 1987 Original London Cast recording


Broadway Baby 這首曲子有趣的地方在歌詞,幽默辛辣兼心酸地表露「職場」的夢想、現實和無奈,典型「說唱演」的歌曲,節奏感其實也很適合編舞來跳。

“Broadway baby, learning how to sing and dance, waiting for that one big chance, to be in a show. ……Some day maybe, all my dreams will be repaid.”

Broadway baby - Jayne Houdyshell


Losing My Mind 是我最起雞皮疙瘩的一首,旋律優美,情感動人,演員的歌聲和詮釋,讓人進入她的內心,無奈的感傷。這也是Sondheim著名的美聲抒情類型作品。

“You said you loved me, or were you just being kind? Or am I losing my mind?”

Losing my mind - Barbara Cook



參考資料:
http://ntlive.nationaltheatre.org.uk/productions/63102-folli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zimato 的頭像
ruzimato

只有旅行和藝術可以自己決定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