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peak English or I can speak in English?

「英文無用論」或許太獨斷了,也許該說,英文有人用,但沒那麼好用。在中亞,多數教育水準中上的人都輕易地操三種語言以上:母語、俄文和一個外國語 (英文、德文等等)。一些城市和景點的導遊仍可以英文溝通:Bukhara的導遊乍看超像印度人,英文講起來也有印度腔,他頗愛用英文補充介紹一些事;在吉爾吉斯Karakol Przhevalsky博物館導覽員的英文介紹充滿熱情。他們的英文感覺挺流利,正當你以為可以用英文發問、多了解一些事之後,你才發現,他們對於自己要講的主題的英文熟悉萬分,用英文自顧侃侃而談,但無法去處理「講稿」以外的語言問題。

我可能問了個問題,例如,這樣的建築規劃是否有什麼樣的象徵意義?是圈圈圈?還是叉叉叉?他們會用充滿熱誠的眼神回答你,「yes, you are right.」大概並不了解你的問題吧?(或許問問題的人要檢討一下她自己的英文,怎麼無法淺顯地把問題的關鍵字用英文好好表達,還是可能的答案複雜到無法一時組織清楚?) 或許就像某些政治人物可以硬背用台語或客語講出一篇感人話語,但一被發問時,只能用國語說「謝謝指教。」

Khiva的導遊是唯一英文流利的人,她除了可用英文介紹外,也可用英文回答我們的問題,聊些古蹟以外的事,閒話家常。

現在以能不能「說」英文來判斷語文能力變得有點籠統粗糙了,還要加上在怎麼的情況下怎麼說。(不禁讓我也檢討一下自己的程度……)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