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與管制

蘇聯解體後的各個獨立共和國馬上面臨「路線」的選擇問題。中亞幾國裡,哈薩克在開放路線上搶第一,吉爾吉斯也傾向開放,烏茲別克則相對保守,仍在政治經濟上有所管制。

聽吉爾吉斯的導遊說,國家近年來採開放私有化政策,舉凡有錢人,就可以開工廠、蓋房子、開商店等。這當然有助經濟繁榮,但開放的後遺症為何?走到Bishkek郊區可以看到原本老舊的房屋隔壁就大興土木趕工蓋別墅,甚至在應是住宅區的地方蓋起工廠,背景美麗如畫的高山群峰前竟出現冒煙的工廠煙囪。

你不禁想問:怎麼沒有考慮到永續經營、整體配套規劃的問題?但國家缺錢、國家要發展,蓋工廠的老子就是有錢,犯法了嗎?法是蓋工廠的有錢老子的朋友訂的,你無可奈何。再者,拼經濟先,顧肚子先,什麼永續環保是未來的事,或許這是發展中國家的思維吧?面對這些沒有一定答案的兩難,就算預見不同選擇的不同後果,還是必須有所選擇。

後記

隨著時間,一步步收斂旅行的記憶與感受,記遊變得越來越多論述的主題,尤其有那麼點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學的味道,似乎從原本想多著墨的歷史建築旁生支節了。或許與當初旅行的context有關,旅行後將要決定生涯下一步去處,因此在旅行中每每帶著探尋「主體性」和「我要的未來」的思維,自然在所見所感衝突矛盾的局面中,反映心中的兩難。選擇,一切都是選擇,國家的路線是種選擇,文化的偏好是種選擇,說的語言是種選擇,生活的方式是種選擇。而未來,也是種選擇,從當下的選擇決定。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