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碼2010 poster.jpg

古舞團
2010/9/3 7:45pm
實驗劇場

去看亂碼頗有捧場的成份,等待的是古名伸的即興魅力和奧援朱星朗與蘇安莉兩位老師。

如果說即興是人生歷練或內觀感受的展現,我想亂碼完全可以印證。九位舞者,橫跨四代古舞團成員。我的喜歡、感動和深深的靈感啓發完全來自這三隻老鳥。

觀後感中很難再去形容那天場上發生什麼,因為許多事發生得太快、發生得太多。不過,我獲得一些觸動和體會,來自這些人的內心質感和所欲表達感受與觀點的深度。

整場我最喜歡的就是蘇安莉第一次出場的那段舞。她與古名伸一起出場,兩人第一次現身在演出中,帶著神祕感的張力讓我高度期待兩人的雙人舞,可惜啊~最後古名伸決定把舞台留給蘇安莉,或許也被她的獨舞所感動,想要在旁與她進行無聲的對話吧?這段獨舞維持我對蘇安莉舞台的印象,是個很細膩、思緒清晰而有爆發力與流暢感的舞者,搭配著昏暗的燈光與神祕的民俗樂風,場中的蘇安莉好像一位古老宗教中的女神(或女巫)。

而古名伸的無聲獨舞,展現的是她由內而外的能量和身心連動,高招立見。至於朱星朗,真是可惜,我看的這場似乎不太有他表現的機會,總是沒幾下子被人撲上去或被死拖住,而這些人與他溝通似乎不甚通暢,無法激發或共同創造出朱星朗很擅長的戲劇性趣味和優游柔軟而自由的身體特質。

作為一個自私的觀眾,帶著上次看「隨之變」的印象和期待,我頗為失望沒看到老鳥們彼此的雙人舞。也感到些許失落,台上放任幾段特別的音樂和燈光流逝,未能呼應引導出「可能可以很精彩」的驚喜即興。

同行的朋友說,有些地方很亂、很卡。確實是如此,有太多時候,外在的目的遠勝過於內在的意圖。我看到許多「刻意」,為接觸即興而接觸即興,為做出某些動作而做動作。因為溝通不足,經驗不足,可上不上,上不了硬上,沒了內心的想法或動作的動機,在超過一小時的即興時間中,自然可能把「動作用光」或出現冷場。 新生代舞者確實具備優異身體能力,他們有年輕的能量和企圖心,表象的動作和「表演」可以很精彩,卻銜接不上資深舞者的內在深度和對於身體的高度控制和覺知,而錯失激盪出引人深思的火花。

的確,在接觸即興表演中,magic moment和流暢感本來就是可遇不可求 - 人越多,變數越多,也就越不可控,越不可預期。

如果說台上的演出是一片鏡子,反射出觀眾的內心狀態,有人看到幸福感,有人看到混亂,有人看到自己。我想我反照出的是過去學習接觸即興的經驗。

看到老師們自己示範著他們在課堂上所教的技巧、態度與身體的覺知,看到某些動作即想到某堂課的練習重點,看到場上扣人心弦的美好,也看到場上的亂和卡,看到場上某人的任性或不跟隨……自己正某種程度地參與著台上發生的分秒,看到正是自己的亂、卡、放不開、尷尬和手足無措,看到摔落的瘀青、接人的肌肉酸痛、衝撞擠壓的筋骨錯位,看到以前與一些夥伴一同練習時好的和不好的經驗,看到想要逃避、打退堂鼓的挫折和興味盎然的欲罷不能……好幾十堂課就像幻燈片ㄧ樣在腦中播出。

或許這就是這次演出對我刺激出的感受吧?

從現場觀眾群的輪廓、參與及回饋不難看出,接觸即興是一種舞蹈形式,讓舞蹈成為很貼近生活與反映生活/生命萬象的一種外在與內在的活動。不太需要所謂的「素養或經驗」,只要你願意探索,你就能參與並樂在其中。至於對於接觸即興的好惡和興趣,就且看個人,因為觀眾也在表演中,也是encoder和decoder。

亂碼亂不亂、碼是什麼?就由你自己決定~

延伸閱讀:
隨之變觀後感
寫在隨之變之後 - 關於即興兩三語
古舞團部落格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