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2000.poster.3.jpg
photo source: http://www.dianying.com/ft/title/yy-2000/poster

一一,a one and a two。很淺白又很深的故事,很壓抑又很釋然的故事,旁觀其實又身在其中的故事。

ㄧ一 locked in the city jail.jpg

一一 玻璃與夜景.png

一一 in room shot.png

一一 熱海.jpg

為什麼十多年前的電影,投射出現在的生活?還是,人的生活根本就是那些週而復始的掙扎?

***

(簡婷婷因為內疚是自己忘了倒垃圾害婆婆意外造成昏迷,每晚睡不著,白天上課打瞌睡,老師上課時說:)

「基本上生物求生的反應其時都一樣, 你不需要给它過多的養分,這樣不見得會讓它長的更好,有時候,反而讓它喪失了進化的本能,這樣它當然没有辦法開花結果。對不對?我看有些同學的連花苞都長不出来,就是因為他過度照顧。 」

***

(NJ的公司面臨經營危機,他們需要找尋能夠幫生意翻身的合作對象。原本考慮與日本的大田合作,但是大田的價碼較高......NJ和同事間的對話:)

「我已經找到台灣專門抄大田的,連公司老板都姓田,還叫自己小田。田小没有關係,種的菜多就好了。」
「田小收的菜更少,那便宜又有屁用。」
「那你田大菜收不多,那不是更糗。」

***

(NJ的同學決定跟台灣專門抄大田的公司合作,叫NJ去打發日本的大田。)

一一 ooda san.jpg

「這種事情幹嘛叫我去幹?」
「你看起来最老實啊…」
「老實怎麼樣?老實是裝出来的啊? 」
「你這樣不够意思? 你裝裝有什麼關係呢?」
「誠意可以裝,老實可以裝, 交朋友可以裝,做生意也可以裝,那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東西是真的? 」

***

(NJ帶日本的大田吃晚餐時,向他表示簽約的事公司還要考慮。日本的大田回應:)

「如果我們不簽約,我了解。每次嘗試没做過的事,風險都很大。
…….
為什麼我們都害怕「第一次」? 每一「天」都是第一次, 每個「早晨」都是新的, 同一天不可能重複過两次。每天清晨,我們也從來不會不敢起床。為什麼?」

***

(敏敏看護昏迷的母親,發現自己生活的乏味,崩潰)

一一 敏敏跟NJ說.jpg

「怎麼跟媽講的東西都是一樣的。我ㄧ連跟她講了幾天,我每天講的一模一樣:早上做什麼,下午做什麼,晚上做什麼。幾分鐘就講完了。我受不了了,我怎麼只有這麼少,怎麼這麼少!我覺得我好像白活了。我每天每天,我每天像個傻子一樣!我每天在幹什麼?」

***

(NJ載洋洋上學,父子在車上的對話:)

「爸比,我們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
「你在問什嗎?爸比聽不懂。」
「我只能看到前面,看不到後面。 這樣不是就有一半的事情看不到了嗎?」

***

(敏敏上山去,NJ對婆婆說話:)

一一 NJ跟婆婆說.jpg

「其實這樣自言自語對我來說蠻難的。我這樣講你不要生氣,我覺得,好像在拜拜。除了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能夠聽得到之外,對我自己所講的話是不是真心的,好像也没什麼把握。不過講實話,原本自己很有把握的一些事,現在看一看好像覺得少得可憐。有時候覺得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都覺得一點把握也沒有,都會覺得說好不容易睡著了,幹嘛又要把我弄醒,然後再去面對那些煩惱,一次又一次。如果你是我,你會希望再醒過來嗎?也許洋洋說的也對,你比我們多活了這麼久,我們除了自己心裡一大堆問題之外,又能告訴你什麼事情呢?」

***

(敏敏在山上修行的法師和朋友前來探望NJ,他們勸他也上山修行。NJ對他們說:)

「我跟我太太其實都一樣,有好多事都需要别人幫忙。我在想說如果每天都去找神明的話,祂一定被我搞得很煩。我總覺得說,如果哪天遇到一個真正的大麻煩再去找他的話,說不定他對我印象會比較好一點。只是,也許到現在為止,我還没有碰到那種真正的大麻煩。」

***

(NJ和阿瑞在日本相見出遊,在某神社。NJ回覆阿瑞追問20年前不告而別的原因:)

「我考上電機系那天,我爸很開心,我媽很開心,你也很開心。而我呢?我反而是最悲哀的人。人是不可能讓另一個人去教他怎麼活下去,怎麼過日子,那是很悲哀的,你知道嗎?但是這個人偏偏又是我最愛、最愛的人。所以,你知道……我心裡是怎樣滾...怎樣絞!你知道嗎?」


***

(NJ到東京與大田洽談合約,大田說了一個他學魔術的故事,回覆NJ:)

「我没有魔法来救你們的公司,没有人有! 我跟你一樣平凡,我們倆可以合作,但是你的同事是想找個魔術師。」

***

(NJ在東京接到同事電話,被告知已經和台灣的小田簽約,要他結束與大田的協商。NJ在電話裡說:)

「你們這樣很傷耶!知不知道? 」
「傷什麼?」
「大田是個好人!我們怎麼做人?」
「好什麼,你這樣怎麼做生意嘛?」

***

(婷婷去完警察局回應關於胖子殺人事件的事情後,回到家中,對婆婆說:)

一一婷婷跟婆婆說.jpg

「婆婆,為什麼這個世界和我們想的都不一樣呢?你現在醒過來又看到它,還會有這樣的感受嗎?我現在,閉上眼睛,看到的世界好美。」


***

(婆婆去世了。敏敏從山上返家,她與NJ在臥室的對話:)

「山上呢?有什麼不一樣?」
「還好。其實真的是沒有什麼不一樣。好像,我每天在跟媽講話一樣,只是那個位子換了一下,我就好像是媽媽,他們就好像是我。他們每天輪流地在跟我講同樣的東西,每天都要重複幾遍。我是覺得這一大堆,真的是没有那麼複雜,哪有那麼複雜?」
「你不在的時候,我有個機會去過了一段年輕時候的日子。本來以為,我我再活一次的話,也許會有什麼不一樣。結果,還是差不多,沒什麼不同。只是突然覺得,再活一次的話,好像真的沒那個必要,真的沒那個必要。」

***

(在婆婆的喪禮上,NJ的同事說服他回歸:)

一一 NJ和同事在喪禮.jpg

「你看這些年,我這麼辛苦,我這麼努力,我從早忙到晚。你知不知道,我一點都不快樂。」
「做的都不是自己喜歡做的事,怎麼會快樂呢?」

***


(在婆婆的喪禮上,洋洋對婆婆說:)

一一洋洋唸給婆婆聽.jpg

「婆婆,對不起!不是我不喜歡跟你講話,只是我覺得我能跟你講的,你一定老早就知道了;不然,你就不會每次都叫我聽話。就像他們都說你走了,你也没有告诉我你去了哪裡,所以,我覺得,那一定是我們都知道的地方。

婆婆,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你知道我以後想做什麼嗎?我要去告訴别人他們不知道的事,給別人看他們看不到的東西,我想,這樣一定天天都很好玩。說不定,有一天我會發現你到底去了哪裡。到時候,我可不可以跟大家講,找大家一起過來看你呢?

婆婆,我好想你, 尤其是我看到那個還没有名字的小表弟,就會想起你常跟我說,你老了。我很想跟他說,我也覺得……我也老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zimato 的頭像
ruzimato

只有旅行和藝術可以自己決定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