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內創作評論文章,非經本人同意,請勿任意轉載或修改。
El Yiyo這場演出和演後座談格外引發我思索兩件事:表現 (expressing)和到位(arrived)。

Expressing

舞蹈無非要透過身體去訴說一個人內心的狀態、想法與意念,或許去引發觀眾產生某種狀態、想法與意念。它的藝術和風格包含了一個人肢體、情感和智力等面向,就如同Buffon著名的定義「風格就是一個人本身。」(Style is the man himself),舞蹈因此流洩而出,充塞在舞者和觀眾中的精神與熱情。

El Yiyo年紀小,即便有技巧上的天賦,以有限的歷練,要表達想法、傳達情緒確實難度高。那麼El Yiyo,你倒底想說什麼?這或許是比身體能力或左右腦強度都更重要的事。

坦白說,我看不到El Yiyo的太多喜怒哀樂和他想表達的意念,看到較多他要達成演出訴求的決心(換句話說,他要「酷」,證明他是神童。)僅管如此,所幸我仍看到他在步伐手勢動作間流露對於Flamenco的熱情、承諾與投身其中的堅持。就這點來說,我對於現在的El Yiyo沒什批評抱怨。不過,表現/表達(expressing)的能力將會是El Yiyo未來能否真正成為巨星的關鍵。

[Martha Graham Lamentation - 關於expressing的深切,經典中的經典]
Martha Graham Lamentation

Arrived

Flamenco的美少不了到位的線條、角度、情緒和氣勢,這一切是因為所有的元素同時巧妙地arrived。它的美少不了時間的到位和動能的到位,一種鬆緊快慢的質地張力和情緒的轉闤。

El Yiyo的團體其實都有處理也確實地表現出這些道理,但為什麼還是讓我有感而發呢?因為演後座談會最後的那小段對舞實在太不到位了,可能連Flamenco外行人如我都可以分辨。(但我得承認,她的自我感覺和表現的勇氣和熱情有到位!)

這某種程度重啟過去自己內心的辯論:到位重要還是自我感覺良好重要。理想上,兩者同等重要且有所關聯,但我想我永遠無法不顧到位而自high,因為心中總是認為,到位是種對自己身體的尊重和覺知。即便有先天和後天的限制(筋就是不開,基本功不足,技巧不夠等等)讓人無法到位,但至少要有到位的意圖(intention)和去體會的嘗試吧?

有幾堂接觸即興的課,星朗老師都在讓大家練習什麼是一種arrived (到位)的情況。老師一開始的引導是,arrived就像辛苦奔波一天,回到家中坐在沙發上那種釋放、緊張盡失的自在感(但不是垮)。所以我們做了一系列的練習,先在每個姿勢上找到這種感覺,然後在一個換到另一個姿勢停著時保持這種感覺。接下來,換姿勢或移動的空檔間隔與在姿勢上停留的時間漸漸縮短,所以當時間短至如十六分之一秒時,你幾乎就像進行連續動作。

當你能夠在動作(movement)的過程中找尋每個瞬間到位(arrived)的狀態,動作就會變得很實在,沒有多餘緊張或不夠力量。掌握到位狀態後,你便可以透過時間和速度去改變動作的質地。因此你能夠完全知道身體的狀況,知道這個動作從哪裡來,接下來要去哪裡,產生紮實有意義、有風采、有功力的動作。

[Margot Fonteyn光是tendue也是這麼美]
Margot Fontyen tendue back

到位可以分好幾個層次去看。第一種到位是身體一種最適最恰好自在的狀態,因為你很清楚身體每吋肌肉骨骼關節的狀態和彼此的關係,你不需要額外的緊張或力氣,就讓身體維持在你要的結構上。這也是所有動作或舞蹈行為的基礎,簡單說,這是因為你對身體的覺知而讓自己到位。

第二種到位可能是許多舞蹈技巧的要求,正前、正後、45度、身體的垂直線、手的弧度、「最深」的demi-plié等等。要做到位,它們不見得輕鬆,有時老師甚至會說這個到位的地方就是你的極限和臨界點。不過,當你使用正確的肌肉、把身體的排列組合放在最正確的位置時,也就是先找到第一種到位的感覺,這時你已經是用相對最輕鬆的方式做到技巧上的到位。

第三種到位就跟表演有關了,也是第二種到位的延伸。為什麼有些技巧與訓練要提出這些到位的要求?答案或許很單純,就是讓你的身體最到位(第一種)又最好看,讓觀眾看到最美最長的線條,燈光照下來舞者最優美動人,讓舞者成為焦點。濤濤老師曾說過一個冷笑話就是這個意思:動作做到位了,就會很像flamenco(佛朗「明」哥)的舞者一樣很有氣勢、很有感覺、很受矚目;沒有到位,只會像個flamanco(佛朗「暗」哥)的舞者,軟掉、鬆掉、暗掉。當然,有些表演要表現的不是古典協調的美,而是極端、超越界限的不協調甚至是詭異(像McGregor的編舞),但在每個身體和動作質地表現是到位的狀態下,一種引人入勝的藝術感還是非常吸睛震撼,帶來觸動。

[Cristina Hoyos光坐在椅子上的動作就有Carmen的性格;Antonio Gades想說的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Gades and Hoyos in Carmen

我想重點是,優秀成熟的舞者在學習時、在平日練習時就時時刻刻覺知自己身體狀態,讓「到位」成為自然,是種不需思索、不需刻意努力去做的事,因此即便在台上要演出高難度的作品、要即興、在台下不經意的舉手投足,都讓人感受他/她的風采魅力。相對的是,若忽略了「到位」這件事,即便動作都做對、時間拍子都跟上、甚至練成所謂的技巧,看起來還是怪,只像在比劃,做做樣子。

[Eva la Yerbabuena排練的神情與姿態不輸正式演出]
Eva Yerbabuena in rehearsal

許多藝術形式都具被它的DNA,即便是不同國家或文化的藝術家來演譯,觀眾都能夠體會判斷某種藝術形式的特色與精神。而這種對於藝術形式DNA深刻的尊重、投入和展現的堅持,正是讓許多藝術得以跨越時間、空間與文化的關鍵。如果你有讓Flamenco的DNA到位,在日本、在美國、在台灣,它仍是Flamenco。少了到位,那或許就失去了原味,如同各地方言腔調濃到聽不懂原本話語究竟在說什麼。但我也很清楚,身體姿態的到位只是整體藝術表現的一部份,並沒有要overtake情緒、腦袋、感覺在表演中的重要性。只是我個人認為,光是自我感覺良好並不會讓你看起來跳得比較好;然而,到位後能夠自我感覺良好去享受動作間的質地變化和過程感受,則會讓你在表現上產生奇妙的變化。

我想expressing和arrived的時刻是跳舞和看舞時都很重要的兩件事。

延伸閱讀
2009新舞風El Yiyo
寫在隨之變之後 - What do you want to say? (關於expressing這件事)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ickey
  • 再次感謝,我對這篇文章很有feel,只可惜姊姊我拙於爬文,不擅於將心裡的想法化為文字,還是待見面時咱們再好好交流吧!!囧
  • 版主
  • 謝謝你回應,我想你一定很能想像和體會我的心情和想法,期待見面時好好交流一下!

    其實expressing和arrived不光在跳舞和看舞時重要,也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事,不是嗎?
  • pachinko

  • 這兩篇關於 el yiyo 的文章寫得太好啦!

    我也看了這場表演,而且繼續看表演到現在,但是我大概再看一輩子也寫不出這種好文章吧。:D

    雞婆一下關於 sevilla 的小酒館:比較容易被旅行社或是民宿推薦的是 tablao, 也是不錯的地方。
    但是要聽到 ole此起彼落 ,要找的關鍵是是 "peña flamenco/a" 比 tablao 一場 30 euro 便宜很多,好像是 5~10 euro 一杯飲料,因為表演者偏向尚未成名,當然也偶爾會看到地雷表演,像是在抽獎。
    但是氣氛卻熱鬧很多,因為觀眾都是當地人,在 tablao 裡面的觀光客是不會喊ole的,只會有禮貌的在每一段表演後鼓掌。
    例如 "peña torres macaren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RM2boFvPHU

  • 悄悄話
  • 版主
  • To 悄悄話留言:很高興看到你的留言,非常歡迎分享喔,只要記得引用出處。上禮拜BNE應該看了吧?明年Eva的票應該也買了吧?希望有機會多交流~~~
  • 版主
  • To Pachinko:謝謝你的小酒館資訊,趕快記到筆記裡。一起繼續看好表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