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李貞葳剛離開Batsheva舞團回來台灣的短暫時間中,我有機會上了她所帶領的課程。她非常謙虛,不說她在教gaga,而說是分享她在舞團所經歷後再內化的身體探索與訓練心得。

短短的幾堂課,讓我這種大部份時間進行系統性身體訓練的人,對自己的身體慣性有了強烈的覺察,重新反思身體的使用。

每堂課最大的特色就是,完全不中斷,要讓身體一直處在一種「狀態」之中。在老師的指令和引導詞之中,一步步累積堆疊身體不同的可能性。完全不使用鏡子,不再透過反射來檢視自己的身體的形式,而透過內在的覺察把自己的身體和狀態看得更為清楚。

第一堂課的主題是去感受地板重量和骨盆核心發動力量對身體的影響。中間我們模擬漂浮floating的狀態,嘗試由骨盆核心帶動來發展各種身體動作,接著想像空氣和整個空間也具有地板一樣的質量,去實驗身體在空間中動作的質地如何改變。最後一同上課的同學也成了接觸的對象,有點接觸即興的練習。

第二堂課的主題是透過四肢將身體延展,遠離骨盆核心,去找空間的不同角落,感受並運用四肢來影響整個身體的動作。過程中我們先嘗試將四肢和軀幹做各種延伸,探索自己活動空間的極限,形成各式各樣的肢體造型,越是困難或不可能的,老師越會引導暗示。接著把四肢與軀幹的各個關節、連接處都當作驅動點,小至指結,大至膝關節,體會連貫流動式的動作關聯,也要學會斷裂單獨控制(break, isolation)的身體使用。接著老師給予不同的「空間條件」或身體質地的條件來練習。有時條件是衝突的,例如要想像在很小的箱子裡,盡可能做出延伸,讓身體像水母一樣;或是腳被死死黏在地上,身體的關節全是分離像只是用細線串起來,但天搖地動,這時會如何?這堂課經歷了許多伸展和大大小小的震動,全身大多數部位都得到觀照和使用,生理上既疲憊又舒暢。

第三堂課的主題叫做collapse/crash into motion,讓身體墜落或打破結構,當這個潰散的力量或重力,與地板或同伴的身體產生作用力後,轉為新的動力而引發下一個動作。這個練習無比困難,是身體反應力、體力、想像力和意志力的考驗。我們首先實驗身體結構,然後練習擊潰、練習墜落,學習和地板接觸緩衝、找尋身體自我保護本能又自然有機的反射機制。但這就是理智和本能的拉鋸,太多時候因為害怕,制約的本能會將身體鎖住,但其實真正的本能是運用肌肉的柔軟和關節自動的屈伸,來找到緩衝。在大家看似開始有感如何let go之後,開始實驗作用力反作用力的關係,接著與同伴互相練習。課堂中,老師與一位舞者同學示範演練讓大家觀摩,賞心悅目,有無窮盡的能量交換與動作火花。可是輪到自己練習時,仿若受虐場面,不斷被推往地板去,正努力要靠著地板反作用力起身,又再次被crash到地上,不然就只會旋轉或滾出去,into motion受力從新發展動作的部分揣摩反應不易。整段練習下來又喘又暈的。

上完每堂課,都會覺得通體舒暢,大概是因為練習驅使身體進行非常全面性的運動,不僅是經常訓練使用的肌肉,還包括微小和難以啟動的部位,不僅是是肌肉韌帶等等組織的作動,有更多機會用到肌肉筋膜和骨骼關節之間的空間。有許多的打開壓縮延伸,並使用不同質地來做這些動作。不僅是肢體的活動,感官和想像的運作也沒有停滯。流汗喘息的愉悅感之後,就會很想好好睡一覺。

這樣的體驗,給我很多衝擊。

有些覺察是自發性的,像是自己身體弱點的發現,譬如僵硬、在意外型、打安全牌、容易放棄等等。但也有自己無意識卻一下子被老師看出的框架和慣性,於是在練習中就會聽到老師靠近,叫我不要做對稱的動作、不要做向內縮向內包的curve動作,或是引導我嘗試使用脖子後側的皮膚來帶動身體、完全使用斷碎不連貫的動作但不停滯地移動等等。

在老師的要求或「限制」之下,不得不喚醒痲痹鮮少使用的部位和肌肉,重新建構動覺模式。在提高覺知意識來使用潛意識的身體,具體可以嘗試或改變身體動作的方法反而一一浮現,進而探索到未曾做過的境地。

透過gaga的練習,對身體的覺知和認識有顯著提升,身體的距離、身體的連結、身體的重量、身體的力量和能量。透過對身體的傾聽、善用空間、地板和同伴、讓想像力引導,可以找到使用本能更多的可能性,挖掘出更多的身體能力和潛力。

雖然是沾醬油的體驗,卻也有所開啟,讓人清楚知道自己該多學什麼、怎麼去學、尤其在拓展多元性、彈性、靈活度、找極限這部份。但更值得留下自我提醒的,是從打破慣性,讓各種身體狀態和能力都有機會被運用開展,而避免偏頗,而有機會尋求平衡。


延伸影音:

Ohad Naharin discusses Gaga movement


Gaga training and groove at Batsheva Ensemble


延伸閱讀:
Mr. Gaga
找出當下更多的可能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只有旅行和藝術可以自己決定

ruzim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